大眾小說網 > 吞噬神話 > 第六百三十一章

第六百三十一章

  華修急迫的說道:“先生,夏洛在哪里,我要把我妹妹帶走。”

  姜塞皺了皺眉,沉聲道:“剛剛我還很納悶,夏洛為何突然請了病假,我看那家伙也沒有生病的樣子。”

  華修心里一沉,不妙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他不敢耽擱迅速來到了府長的房間。

  進入房間正看到一個滿嘴黃牙的糟老頭子在與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摟摟抱抱。

  華修進入房間,三人同時一愣,一時間三人的表情都精彩極了。

  那個少女看著華修闖入,他的臉如火燒,低著頭迅速離開了房間。

  糟老頭子看著華修訕訕一笑,撓頭道:“華少,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這個糟老頭子就是帝國學府的管理者,據說此人曾經也是一名大人物,但現在卻沒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人們都直呼他府長。

  都說這個府長是個大人物,而華修卻認為他是一個十足的大流氓。像剛剛這種場面華修小時候在這里讀書的時候就遇到無數次,也不知道那些女子貪圖個什么竟然與這面貌不堪的糟老頭子鬼混。

  “我要帶我妹妹華裳離開學府!”華修也不廢話,此刻他已經滿頭冷汗,不安的看著府長。

  府長露出不解,疑惑道:“小姐不是被你帶走了嗎?”

  說到這里,華修的神經徹底崩潰了。

  府長是個精明的人,看到華修的樣子他頓時猜到了什么,他輕輕的拍了拍華修的肩膀,安慰著他:“在帝國學府出了事就應當由我負責,我會盡全力幫助你尋找小姐。”

  “你怎么知道?”華修震驚的看著府長。

  府長輕嘆一聲,搖頭道:“我早就發現夏洛這個人有問題,只不過因為一些原因我沒有揭發他。我真想不到他竟敢得罪華家,二公子你迅速回去將此事稟告給華將軍,我這就去派學府的武師尋找夏洛與小姐。夏洛剛剛離開不久,我想他不會跑的太遠。”

  華修也不啰嗦,又急匆匆的回到將軍府。

  此刻,華子敬雷霆大怒。他顫抖著雙手指著跪在地上的華修,哼道:“如果裳兒發生不測,我就將你驅除家族!”

  華修跪在地上一聲不吭,華子敬說到這里,眼神逐漸寒冷,自語著:“我的好弟弟,你不敢做的事情你兒子替你做了!”

  華修抬起頭,怒道:“華云與敵人勾結,父親為何不將他抓起來?”

  “閉嘴!”華子敬怒火未息,指著華修說道:“你有什么證據說他與敵人勾結?”

  是啊,華修有什么證據說明華云通敵?

  白老一直站在華子敬的身后,他的身份很特殊,明面上是一名仆人,而他卻和華子敬寸步不離,誰都知道他的身份不是一個仆人那么簡單。

  白老看著跪在地上的華修,嘆道:“將軍,就讓二公子起來吧。這件事情與他沒有太大干系,他也是無辜的。”

  華子敬緩了緩語氣,對著華修說道:“看在白老替你求情的份上我就饒過你,但是你必須要親自把妹妹找回來,否則就別踏進家門半步!”

  華騰一直站在門外,此刻正焦急的在門前走來走去。當他聽到父親要將華修趕出家門的時候,他顧不得被父親責罰破門而入,跪在地上說道:“父親,二弟他不會武技,況且家族的敵人太多,雖然他們不敢明著對抗我們,但明槍易擋暗箭難防。讓二弟一個人去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

  華子敬冷哼道:“是男人就要有擔當,你妹妹失蹤也與他有關系。若不是他心粗大意,怎么會讓裳兒被夏洛那混蛋帶走?”

  華修輕嘆了一聲,說道:“大哥你就不要替我求情了,父親說的沒錯。是我粗心大意,如果我提前和姜塞先生或者府長打個招呼讓他們關心一下裳兒,裳兒也不會被夏洛帶走。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這就離開將軍府,找不到妹妹我就不會再回來。”

  華修骨子里就有一股倔勁,他不再多說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間收拾行李。

  當他從房間里出來后,再次對著自己的父親跪了下去,說道:“孩兒知道父親關心我,一心想讓我成才。但孩兒實在是給您丟臉,這一次我離開家門到外面歷練一番也有好處。”

  說完,他又轉過身看著神情激動的華騰,嘆道:“大哥,你也不用擔心我。身為家族的子孫,這些年我也過的太安逸了,長此下去與那些紈绔子弟又有什么區別?所以我要去歷練,用自己的努力找回裳兒!”

  對此,華騰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重重的拍了拍華修的肩膀,嘆道:“一路保重!”

  華修點了點頭,對著在場的三人說道:“白老,父親,大哥,我走了,你們也多保重。”

  說完,他便背著自己的行李離開了將軍府。

  廣場上的士兵看著華修離開家門,他們也很失落。雖然這個少爺沒什么太大的本事,但是他卻沒有一絲貴公子的架子。這些年華修與他們混在一起,也有了深厚的感情。

  就在此時,一個老兵拿著一把大劍走了出來,來到華修的身邊。

  華修認識這個老兵,而且當年這個老兵還教過他一些戰場上的知識。

  華修看著這個老兵,微笑道:“李大叔,你是為我送行的么。”

  老兵輕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大劍交給華修,說道:“少爺,這把劍是兄弟們的心意。兄弟們也沒什么好的東西,只能送你一把劍好在路上防身用。”

  華修拿過這把劍,抬起頭看到士兵們對自己留戀的眼神,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對著眾人大聲說道:“大家不要擔心,我還會回來的!”

  說完,華修便徹底的離開了將軍府的大門。

  將軍府中,華騰還是很擔心,說道:“父親,我去送送二弟。”

  華子敬點了點頭,華騰便大步離開房間,騎著自己的戰馬揚塵而去。

  府中只剩下華子敬與白老二人。

  看到自己的兒子離開后,華子敬的表情瞬間就萎靡了下來。他坐在木椅上,臉上的表情頓時蒼老了幾分。

  白老站在華子敬的身后,說道:“將軍是仁慈的,也很擔心自己的子女。只不過身在其位,不得不做出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

  華子敬輕嘆了一聲,說道:“這個世上只有四個人最了解我了,除了我的父母外只有您和我那善良的妻子。”

  白老突然搖了搖頭,露出神秘的笑容,說道:“還有一個人很理解你。”

  華子敬想了想,隨即表露出一絲冷笑,哼道:“不錯,華子龍也很了解我。”

  ----------

  升龍城的大街上涌現許多的兵馬,人們還以為又要打仗了呢,一些街頭商人也都收起攤子藏了起來,街上的行人也漸漸的少了。

  然而,這些兵馬并不是為了打仗出動。原來這些兵馬竟然全是皇室派來尋找華家大小姐的。

  華修看著這些兵馬,表情非常嚴肅。而無巧不巧的是又遇見了華云。

  華云微笑著向著華修走來,華修冷冷的看著他,華云笑了笑,說道:“你可別這樣看我,我可是好心好意把裳兒走丟的事情稟告給了皇帝。”

  本來華裳被擄走的事情華家是極力隱藏不張揚的,畢竟這個時候要是被那些華家暗里的敵人知道是極為不好的。

  如果讓家族的敵人遇見了華裳,那么華裳的處境會更加危險。

  然而現在連皇室都出動尋找華裳了,這件事情想低調起來都不行了。

  華修緩緩的抬起手,目光冷酷,用大劍指著華云,淡淡的說道:“你今日所做的一切,將來我會十倍奉還。”

  華修懶得與華云說話,剛想離開卻聽到遠處華騰在對自己呼喊。

  轉眼間,華騰便騎著戰馬來到華修與華云的身邊。

  華騰看到華云在此,目光也冰冷起來,哼道:“我們兄弟相見,外人最好滾得遠一點。”

  華云看著華騰,眼睛里幾乎都要噴出火來。但他現在不是華騰的對手,所以只能忍辱離開。

  看著華云離開,華騰終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這個混賬,我真恨不得立即殺了他!”

  華修搖頭道:“父親不是白癡,他都沒有立即懲處華云,那么自有父親的道理。所以大哥你也不要為了這個混蛋生氣。”

  華騰消了消氣,從馬背上跳了下來,嘆道:“離開升龍城越過護城河向西直走就是帝國訓練營了,在那里有一個叫做夏林的教官是大哥的戰友。你騎著我的戰馬去尋找他,他會給予你一些幫助的。”

  華修被兄弟間的情誼深深地感動了,他握住華騰的手,搖頭道:“這匹馬是大哥最喜歡的戰馬,讓我這個廢物騎乘真是大材小用了。這樣的戰馬只能配大哥這樣的英雄騎乘,在戰場上殺敵才不負戰馬的威名。”

  華騰眼神堅定,說道:“只不過是一匹馬而已,你是讓大哥一直為你擔心,還是收下這匹馬不讓大哥擔心?”

  見華騰眼神堅定,華修便騎上了戰馬。

  華騰笑了笑,說道:“這就走吧,男子漢要勇武果斷,不要像女人那樣婆婆媽媽。”

  華修拍了拍馬背,回頭說道:“華修這就走了,大哥保重!”

  “恩,保重!”

  看著華修騎著石仙絕塵而去,華騰才不舍的離開街頭。

  而此時,糊涂仙師徒幾人也從街頭走來。寧哲露出無語的樣子,說道:“華家真是好大的派頭呢,女兒失蹤了竟然掀起了滿城風雨。”

  糊涂仙眼神深邃,看著騎馬離開的華修,自語道:“此子不簡單啊。”

  寧哲等人一直偷偷的跟在華修的后面,華修騎著戰馬一路向西,越過護城河后就是一條筆直的大道。順著這條大路簡直走就到達帝國新兵訓練營了。

  騎著戰馬一路飛馳,華修留意著大道上的路人,尋找著華裳的蹤跡。

  然而他卻不知,在他身后一直有一個人在一定的距離內跟著他。

  白老也一直在偷偷的跟蹤著華修,華子敬并沒有特意派他來在暗處保護華修。但白老對華子敬足夠了解,他知道華子敬并不放心華修,所以便擅自離開升龍城跟蹤著華修。

  他就像一個幽靈一樣無聲無息的在大路上行走,走路的時候并沒有看到他邁步,而身體卻筆直的向前移動!

  當路上有人路過的時候,白老便正常行走,似乎是刻意隱藏自己的特殊本領。

  白老正在跟蹤著華修,卻在半路上突然停住腳步。他望著身后,雙眼逐漸寒冷,并向著后方走去。

  白老走了一段距離,看到一個老者正帶著一個小女孩兒慢悠悠的走在路上,此刻正向著自己這邊走來。

  看到老者領著的女孩兒,白老皺了皺眉,突然大驚失色,他知道自己上當了!

  這個女孩兒正是華裳,但是牽著她的老者卻不是夏洛!

  白老知道自己中了夏洛的調虎離山之計,但他現在只能救華裳和華修其中一人。

  華裳看到白老的身影,小臉上盡是緊張的神色,她扯著嗓子喊道:“白老,快去救我二哥。老壞蛋要抓走二哥,你不要管我了。我只是一個女孩兒,對家族也不能有太大的貢獻。二哥以后還要上戰場殺敵,二哥的安危比我更重要。您不要管我了,我知道老壞蛋暫時是不會傷害我的,因為我現在是他手中的人質。”

  白老聽到華裳的聲音,他的情緒異常激動,迅速來到華裳的對面,伸手就要將華裳牽走。

  就在白老的手觸碰到華裳小手的時候,站在華裳身旁的老者冰冷一笑,發出一聲沙啞的聲音,卻是瞬間將華裳帶到遠處。

  “當年大名鼎鼎的白戰神竟然甘心當了別人的仆人,真是讓人出乎意料。”神秘老者臉上蒙著面紗,聲音沙啞刺耳,語氣中帶著嘲諷。

  白老聞言身體一顫,指著神秘老者說道:“是你,原來你并沒有死,你竟然投靠了敵國!”

  “哼,總比你做人家的奴隸強。如今圣靈帝國的高手已經遍布飛龍帝國。飛龍帝國就要滅亡,看在你我相識的份上,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如果你識時務,就立刻收手隨我一起回到圣靈帝國。”神秘老者說的很誠懇,他也是真心想要拉攏白老。

看過《吞噬神話》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广东11选五玩法规则 山西大唐麻将8局推倒胡 捕鱼达人单机内购版 利升国际棋牌 重庆幸运农场该怎么选号 电玩万炮捕鱼街机版 大连娱网棋牌打滚子下载 安徽省快3开奖走势图 足球射门 江苏体彩e球彩走势图 麻将来了官方下载 经典股票论坛 香港开奖结果2019+开奖记录_ 旺旺大庆麻将下载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 皇冠论坛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