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近身狂婿 > 第八百零九章 他不想楚家絕戶!

第八百零九章 他不想楚家絕戶!

  聽完段阿姨的敘述,霍家奶奶身軀一顫。微微偏頭看了段阿姨一眼:“你說的,都是真的?”

  “是真是假。您應該能察覺到。”段阿姨緩緩說道。“可能我們段家和霍家唯一信息不對稱的。就是對楚家老太爺的了解。在您眼里,乃至于四九城絕大多數人眼里。他只是個干了幾年設計師,后來就轉行做了買賣的生意人。哪怕后來楚家門庭若市,成了燕京城乃至于華夏最富有的豪門。霍家仕途出身,也未必會太放在眼里。”

  “可您卻不知道。當年那些手握重器的大人物。有多少希望楚老太爺留在紅墻內。繼續為亟待崛起的國家出謀劃策。哪怕是轉行當了買賣人。也是某位領導苦口婆心的規勸下,才當了這個商界領頭羊。給下面的人做表率。當榜樣。”

  “霍家奶奶。您不如展望一下?”段阿姨慢條斯理地說道。“如果楚老爺子當年留在紅墻內。如果他一門心思浸淫權勢。今日的楚家,會是何等光景?莫說是在這四九城。恐怕在那一墻之內,也可以橫行霸道。”

  “但您兒子。卻險些把他殺死。殺死那位國之股肱的唯一血脈。”段阿姨一步步將霍家奶奶攙扶到段家門口,一字一頓道。“不瞞您說。當得知鐘家發生的事件之后。我爺爺險些氣的爬起床,去找你們霍家算賬。”

  霍家奶奶臉色陡變。內心一片冰冷。

  “到此為止吧。”段阿姨溫婉說道。“他楚云軍旅出身,身上的確沾染了不少暴戾的因子。但從客觀角度來說,他能為無辜的人質不顧性命。能為國家榮譽,能為領土的完整。血染旗幟。只要您不觸犯他的底線。他又豈會將你們霍家趕盡殺絕?”

  “你能保證嗎?”霍家奶奶追問道。

  “他對我還算尊重。”段阿姨溫婉笑道。“我說的話,他應該會聽。”

  “那他妻子那邊——”

  “我不是說過嗎?”段阿姨微笑道。“人與人之間,應該是相互尊敬的。他尊重愛護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又怎么會不尊重他的選擇呢?”

  “不是一家人,怎么會進一家門呢?”段阿姨微笑道。

  霍家奶奶聞言,心中大石總算落下。

  她一只腳踏出段家大門。

  心中突然生出感悟。

  霍家奶奶輕輕拍了拍段阿姨的手背,唏噓道:“你和霍霆東,的確進不了一家門。他配不上你。”

  悄無聲息,用最溫婉柔和的話語,便化解了這場危機。并讓人無比舒服。也不曾傷到自尊。

  這就是段阿姨的手腕與魅力。

  當然,何嘗不是對人性,對大局的透徹認知?

  哪怕只是一個環節評估出錯,那她這就是不會做人。枉做小人了。

  “霍家奶奶。您慢走。”段阿姨站在門口,面帶微笑地目送霍家奶奶離開。

  “謝謝你。小段。”霍家奶奶揮揮手,坐上了轎車。

  ……

  楚云來到走廊盡頭。站在了門口。

  他深吸一口氣。在敲響了房門后,很有禮貌地推開門。

  剛進屋,他便聽到了一陣壓抑且克制的咳嗽聲。

  滿屋子中藥味,刺鼻極了。

  “小楚來了?”

  沙啞而虛弱的嗓音從床邊響起。

  楚云快步走上前,來到了床邊。

  床上躺著一個瘦骨嶙峋的老者。他頭發花白,臉上的皺紋宛若刀刻。可那雙眸子,卻又格外的明朗。

  仿佛能看穿人的靈魂。充滿力量。

  “老爺子。我在。”楚云彎下腰,動作小心地為老爺子理了理被褥。心中莫名傷感,問道。“找薛神醫看過了嗎?”

  “我這身體,藥石無用了。”老爺子掙扎著靠在床頭,竟是有些唏噓地握住了楚云的大手。“總算把你小子盼來了。”

  楚云愣了愣。內心莫名動容。說道:“您想見我。打個電話吩咐一聲就行了。”

  “還不是時候。”老爺子嘴角含笑。盡管身體正遭受著巨大的折磨。他依舊保持著臉上的笑容。“去。把燈開開。讓我好好看看你小子。”

  老爺子臥病多年。早就習慣了房內的昏暗。

  此刻見著楚云,卻格外的高興。吩咐楚云開燈,讓他看個仔細。

  楚云打開吊燈。然后以非常尊敬的姿態坐在床邊。

  “好。真好。”

  老爺子握住楚云的手。仿佛他才是親孫子。段正英只是個冒牌貨。

  “為國為民。肝膽相照。不愧是我老大哥的孫子。”老爺子因為情緒過于激動,又是忍不住咳嗽起來。這一咳嗽,立刻牽動了渾身的筋骨。竟是令他痛苦萬分。滿臉潮紅。

  “您別激動。”楚云輕輕拍了拍老爺子的后背。眼眶有些干澀。

  “沒給你爺爺丟臉。”老爺子用力握住楚云的雙手。開心說道。“你知道嗎?當我從那些老戰友的嘴里聽到你的英雄事跡時。別提有多高興。可惜你爺爺不在了。要不然他肯定要拉著我天天大醉。”

  提及爺爺。

  楚云眼眶微微泛紅。

  爺孫倆感情有些疏遠。甚至極少交心談話。

  可楚云怎會感受不到爺爺對自己的愛護?

  小時候不懂事,也不懂人心。總會覺得爺爺太刻薄,故意針對自己。

  可隨著年齡增長。許多曾經不理解,也無法接受的事兒。如今都有了全新的領悟。

  哪有不愛孫子的爺爺?

  何況,老爺子就自己這么一個親孫子。

  他再一碗水端平。又怎會對楚少懷比自己更好?

  說到底,他對楚云有更高的要求罷了。

  一番寒暄后。老爺子逐漸變得平靜下來:“有些往事,我就不跟你提了。說了你也未必愿意聽。今晚和你碰這個面。除了想見見你。主要還是有個事兒,是你爺爺交代下來的。你愛不愛聽,我也得說。”

  楚云點頭說道:“您說。我仔細聽著。”

  “你爺爺一生榮耀,走后也沒帶走什么。給你留下的那點東西,本來也足夠保你一世平安。可他說。你是個好孩子,但性子不像你爸,隨了你母親。將來免不了牽引出一些古老仇怨。光靠他留下的東西,你未必能活得舒心。所以從今晚,從你我見面這天開始。你應該主動一點。對未來的危機,更加警覺一些。他不希望你走你爸的老路。他不想——”

  “楚家絕戶。”

看過《近身狂婿》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腾讯分分彩官网是什么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幅规定 七星彩直播开奖直播 时时彩软件破解 幸运赛车在线计划网 快乐飞艇要怎么玩好 场外配资是否非法经营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 大智慧股票软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奖金表 好彩1中奖规则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北京11选五任三奖金 金健米业股票行情分析 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