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超級小醫生 > 第2870章 潛入

第2870章 潛入

  不多時,他漸漸的舒服了許多,腦袋也不再像是針刺一般的疼痛了。

  “他嗎的,這老混蛋!”宋開站起身來,看見一旁的柳先生尸體就氣不打一處來,一腳踹了過去,把這家伙的身子骨都踹散架了。

  實在是,宋開這心里太氣憤了!

  前面他還覺得這柳先生是個一心鉆研丹道的高人,心中還生出了幾分敬意。可沒想到,這家伙純粹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鬼啊!

  “草,哥一定要把這里搜刮干凈,來彌補老子受傷的心靈!”宋開咬著牙狠狠的發誓。

  首先,當然是這柳先生的空間戒指了。這家伙可是一個九品煉丹大師,腰包肯定豐厚的很!

  打開來一看,果不其然,里面各種各樣的丹藥,還有藥材,加起來的的確確是個無法想象的數字。

  收獲這么多,宋開也總算是心里消了點氣。

  不過,翻著翻著,宋開忽然看見了一張丹方,打開了一看,赫然是偷天丹!

  但是,這份偷天丹丹方,和柳先生給宋開看的那個,除了藥材一樣,其他的完全沒任何關系!

  這偷天丹,赫然是給別人服用后,讓其慢慢的在各種地方,與自己同化!到了后面,僅從氣質上來分辨的話,根本無法分辨出這兩人來!

  最終,可以讓自己毫不費力的將其奪舍,完全替代此人!

  簡單的來說,這偷天丹是可以培養出一個完美的奪舍對象!

  譬如這柳先生把這丹藥給了大皇子蕭銘吃,那么,蕭銘就會淪為柳先生的奪舍對象,他可以毫不費勁的將其奪舍,而且奪舍之后,即便是蕭銘最親近的人,也絕對找不出任何的貓膩!

  等于是,柳先生可以完美的變成二皇子蕭銘!

  宋開看明白之后,心中當真是驚嘆連連。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連這么惡毒的丹藥居然也存在?

  若不是自己,這柳先生隨便找了個人,用他的神識煉制成功偷天丹,然后要不了多久,如今的大皇子蕭銘,就會變成他柳先生!

  柳先生自此從世間消失,而天諭王朝的大皇子蕭銘,則是換了個靈魂……

  “尼瑪,看著那么好的人,居然歹毒成這樣!”宋開雖然對那蕭銘絕無好感,但是這偷天丹的事情,還是把他給嚇到了……

  宋開罵罵咧咧幾句,二話不說,將這偷天丹的丹方,揉搓成灰,然后又手心生火,將這些紙灰全部燃燒,徹底毀掉了這偷天丹的丹方!

  雖然說,這的確是一種暴殄天物的行為,可是,宋開并不后悔!

  留著這樣的玩意在世間,實在是不幸!

  “唉,現在柳先生也被干掉了,天云山肯定會大亂。不……我可以假稱柳先生在閉關煉丹,短時間不會出現,哈哈,我又有他的身份牌,誰也不會懷疑!”宋開心中笑著,不得不說,柳先生現在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宋開拿出柳先生的身份牌,然后將現場封存,并且在四周布置了許多的神紋陣法。

  看起來,柳先生是做足了萬全的準備,正在里面煉制丹藥,短時間肯定不會出來的。

  宋開隨后對柳先生的那些童子們,傳達了這個消息。

  沒有人懷疑什么,因為宋開拿著柳先生的身份牌,這玩意不是柳先生自己想給,誰能拿走?

  “哥現在得緊守這個秘密,大皇子的婚事,還有個七八天時間。”宋開琢磨著,自己要在這七八天時間里,找到白蕓才行啊!

  否則的話,大皇子蕭銘的婚事開始了,柳先生卻不出現,肯定會引起人懷疑的。

  可是,想的倒好,現在人家的婚期已經是迫在眉睫了,自己怎么辦?屁的辦法都沒有想到啊!

  就在宋開心中琢磨的時候,忽的,有童子匯報,蕭元長老到了。

  宋開一愣,愕然問:“什么蕭元長老?”

  童子本來很想翻個白眼表示不屑的,可是,宋開乃是八品煉丹師,如今更是拿著柳先生的身份牌,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

  “宋先生,是這樣的,蕭元長老乃是天云山的五大長老之一。他老人家是天諭王朝皇室的先輩,論輩分的話,如今的天諭王朝皇帝,還是他的孫子輩!”童子解釋的十分清楚。

  宋開一聽,整個人都懵逼了,臥槽,這聽起來……十分牛批啊!這個叫蕭元的,居然是如今皇帝的爺爺輩……

  那豈不是大皇子蕭銘的祖宗輩了?

  這樣的人物,是天云山五大長老之一,真正說起來,比那天云山教習蕭林,也不會差了。

  如此實權人物,肯定是在天云山上路的存在。如今,怎么會忽然跑到了這中路來,找柳先生要丹藥的?

  不,怎么可能?!如此大人物,若是想要什么丹藥,一聲吩咐下來,自有奴仆跑腿,來找柳先生要。

  柳先生得了命令,難不成還敢不煉制了?

  宋開的確是有些驚慌了,自己剛干掉了柳先生,這莫名其妙來了個什么長老,搞毛線啊……

  可是,事到如今,宋開也只能是硬著頭皮上了!

  他快步走了出來,果然有一座車駕在藥田對面。那車駕用六條龍首龜身的妖獸拉著,遠遠看去,便有一股壕氣逼人!

  宋開一咬牙,走了過去,稟報道:“晚輩見過蕭元長老,不知蕭元長老前來,有和吩咐?”

  “你是何人?柳宗呢?”車駕里面,傳來了一道顯得很不耐煩的沉悶嗓音。

  宋開注意到,車架附近的那些侍從,齊刷刷的打了個冷戰。很顯然的,這車架里的蕭元現在不耐煩了,意味著他很有可能殺人!

  這是個殘暴的主兒!

  宋開心中更苦,但還是馬上回答:“回蕭長老,晚輩宋霸巴,是來協助柳先生煉制丹藥的。如今,煉丹正在緊要關頭,柳先生選擇獨自閉關,然后將這里的一應事務,暫且交給晚輩代管。”

  “都這么多天了,丹藥還沒煉制成功?”車架里的聲音,更加的不耐煩。

  宋開心中一個咯噔,臥槽,看樣子,這個蕭元長老,是知道柳宗柳先生在煉制偷天丹的!

  難不成,這兩個家伙,是合伙人?

  可是……既然如此的話,那么,那顆偷天丹,到底是準備誰拿去給大皇子吃的?

  宋開覺得這里頭,怕是大有文章。

  但表面上,他還是一副平淡的模樣,繼續說道:“回長老的話,這個晚輩就不太清楚了,晚輩只是幫忙打了個下手,其他的,柳先生就自己去忙活了。他一再叮囑,煉丹期間,任何事情不得打擾,因為這一次是煉制的一顆九品仙丹!”

  車駕之中,安靜了半晌。

  隨后,車駕里的人哼了一聲:“回去!”

  車駕準備起動的時候,蕭元又道:“丹藥成功之時,讓柳宗馬上給本長老送去!萬不可怠慢!”

  “是!”宋開連忙答應:“晚輩銘記于心,一定轉告柳先生!”

  “哼!”那蕭元丟下一聲不耐煩的冷哼,起駕離開。

  宋開遠遠的看著,卻是心中暗罵,吊你妹呢吊!轉告個雞兒,柳先生已經回歸地府,有膽的你去那邊問他啊?

  不過,看見這蕭元離去,宋開心中還是有了些計較。

  很顯然,柳先生煉制偷天丹,肯定和這個蕭元是有關系的。否則的話,蕭元不可能知道,而且,還這么焦急的過來催促!

  既然是二人合伙,其中肯定大有文章。

  但是,宋開才懶得管他們的這些破爛事,他只想著進入天云山的上路!

  此時,宋開猛地生出了個膽大的想法。

  那蕭元催促,一旦丹藥煉制成功,馬上給他送去。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找個理由,由他宋開送上去呢?

  反正,誰也不知道,這柳先生早死了,偷天丹也絕對不可能問世了!

  這絕對是個膽大的想法,因為,那蕭元就是至尊級強者!惹怒了他,宋開的小命怕是要交代在天云山了……

  好在是,剛剛這蕭元的注意力,都是在柳先生和偷天丹上面,對宋開不怎么關注。

  “嗎的,干了!”宋開想了許久,最終還是一握拳,沒有別的辦法了。這天云山不是一般的地方,想要偷偷摸摸去潛入,根本不可能,只能從正規的渠道進入。

  可是,他哪里來的正規渠道?

  仔細的想想,偷天丹這個事情,怕是他唯一的機會了!

  想到這,宋開也不再猶豫了。跑到煉丹房里,把柳先生的尸體給收拾了,然后在自己的空間戒指里面,翻找了許久,終于是找到了一顆九品仙丹。

  這九品仙丹,是他在西風島得到的上古丹藥,宋開也不知道現在還有什么功效。但反正,這顆丹藥現在應該認識的人不多,而且,也是九品仙丹!

  這就是偷天丹了,找個假的混過去,反正這偷天丹如此詭異的功效,那蕭元長老,怕是也沒機會找人做個試驗吧?

  然后,宋開就直接奔向那路橋,到了那八爪魚面前,宋開揚聲道:“在下受柳先生托付,送丹藥去蕭元長老那去!”

  宋開的話音落下,八爪魚毫無動靜。

  他正奇怪著,忽的,那八爪魚的雙眼睜開,目光灼灼的看了他一眼。

  “蕭元長老,只說過讓柳宗過去,你是何人?”

  那八爪魚居然說話了,不過,能夠成為天云山的神獸,能說話自然不算什么。

  宋開連忙拿出了柳宗的身份牌,高喊道:“柳先生為了煉制這枚九品仙丹,嘔心瀝血,神思耗費太過于巨大,此時非常的虛弱,正在密室里面靜養,無法行走。所以,拜托我給蕭元長老送丹藥去。”

  那八爪魚看了看宋開拿出來的身份牌,也沒有過多的懷疑。

  畢竟,沒有人會來天云山撒野吧,那得是腦子多有病啊,來這里找死?

  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正常人絕對不會干的事情,自然也就不會有人想。

  那八爪魚伸出了一只觸手,將宋開接引了過去。

  宋開踏足對面,心中頓時就激動了起來,媽蛋,費了這么大的勁,終于是來到了這天云山的上路!

  也不知道,白蕓現在在哪兒?

  恩……這個不能著急,宋開想了想還是先把丹藥給那什么蕭元送過去。

  不過,讓他無語的是,根本輪不到他來做選擇。因為他一到對面,就有一名仆人等待著,看見他過來,上前問道:“就是你來替柳宗送藥的?”

  天云山上路的一個仆人,居然也敢直呼柳宗其名,如果泉下有知,柳宗這位九品煉丹大師,也不知道會不會氣死……

  宋開連忙點頭,那仆人昂著頭顱:“行,給我吧。”

  這讓宋開一瞪眼,臥槽,給了你老子不得馬上回去啊?那我來這上路,聞一下空氣的嗎?

  這自然是不行的,宋開連忙義正言辭的道:“柳先生交代過,這丹藥無比重要,必須要親自交到蕭元長老手中。”

  “喲呵,你這是不信我咯?”那仆人眼睛一翻,又羞又惱的罵道:“一個中路的仆人,也敢和老子這樣說話?”

  宋開冷笑一聲,這就叫什么來著,挨著門檻朝著路人狂吠的狗!

  他上去就是一巴掌,抽的那仆人滿嘴是血,眼神里也是一下子驚恐萬分。

  宋開笑了笑,道:“第一,老子不是天云山中路的仆人,第二,就算是,你他么又算個什么玩意,敢在老子面前囂張?”

  “你……你敢打我,蕭元長老那里,我……我一定要讓你好看!”那仆人嚇壞了,實在是沒有想到,宋開一上來就動手,這尼瑪也太兇悍了吧?

  宋開擺了擺手:“老子打了你就是白打,趕緊帶路,遲了耽擱了事情,蕭長老只怕會第一個滅了你!”

  那仆人再也不敢廢話了,這事情再耽擱下去,他肯定完蛋。他不過是個奴仆,在下路和中路的人面前,還可以囂張得瑟一把,但是……在蕭元長老的眼中,他的價值絕對比不上一顆丹藥!

  仆人連忙爬起來帶路,不多時,到了一棟宮殿前面。

  宋開也不搭理那奴仆,徑直走了進去,門口的仆人去通報了一聲,不多時,走出來一個老者,老者身穿一身玄黑衣衫,面容古樸。

  雖然沒有如何展露氣勢,可是,他本身自帶的那種威嚴氣息,就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是一位至尊級強者!

  宋開本來還有點兒忐忑,因為如果是至尊級強者的話,或許……是可以看透他的偽裝的。

  不過,這老頭根本沒有去在乎宋開的模樣,也沒去查探什么,因為他上次在藥田也看見過宋開,那一次他就沒有看出來什么。

  “丹藥呢?”

  蕭元長老沒有二話,一上來就問丹藥的事情。

  宋開連忙掏出了那枚丹藥,小心翼翼的遞了過去,說道:“蕭元長老,這枚偷天丹,柳先生耗費了心力,如今他油盡燈枯,需要靜養許久,不能前來,還望蕭元長老恕罪。”

  蕭元呵呵一笑,道:“他的功勞和苦勞,我是不會忘記的。行吧,這個你拿著,拿給他,就當是老夫給的一點辛苦費。”

  宋開接過一看,卻是一張卡片,卡片上雕刻著天云山的圖樣。宋開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先拿在了手里。

  “是,在下會轉交給柳先生的,那……在下就先告退了。”宋開說完,那蕭元自然沒空搭理宋開,在他眼中,宋開不過是柳宗的一個仆人而已,根本沒有放在心上,擺了擺手示意宋開先行告退。

  宋開退出這大殿,當然不會就此離去,可是,如果他隨意亂闖,說不定就會鬧出什么禍事來,畢竟,他對于這天云山實在是不夠了解。

  天云山的上路,比起下中兩路更為寂靜。沒有人帶路的情況下,宋開還真不知道往哪兒走……

  “媽蛋,這可怎么辦……”宋開心中有些急躁,找不到辦法的話,自己可能得離開這上路了。

  畢竟,章魚那邊應該是知道,他現在這里是已經完成了送藥任務。

  可就這樣離開,宋開豈會甘心?

  他仔細的想了想,一咬牙,決定冒險躲藏在這上路,看看能不能去找到白蕓。

  于是,他隱蔽了身形,在這上路慢慢的晃悠起來。只要不遇見至尊級強者,其他人是沒法發現他的。

  但怕就怕……這天云山別的不多,至尊級強者,肯定是整個中神州都最多的……

  宋開悄無聲息的在天云山逛著,祈禱著自己的運氣不會太差,撞見幾個至尊。

  首先,他肯定要遠離蕭元所在的地方,隨便選了個地方走了過去。

  走了不多時,宋開就在一條山道上,遇見了人。不過,只不過是兩個仆人,宋開也不在意,隱蔽了身形躲在一旁,等這兩人離去。

  沒想到,這兩人走到了宋開附近,尋了兩塊石頭坐下,居然嘮起了嗑來……

  宋開非常的無語,正準備繞個地方悄悄離去,沒想到,這兩人的談話,引起了宋開的注意。

  “哎,你可聽說了嗎,竹海那邊,又鬧騰了……”

  “呵呵,要我說啊,那女人就是個沒腦子的蠢貨,那可是咱們天諭王朝的大皇子啊,她嫁過去,為了可能是整個王朝的皇后呢!”

看過《超級小醫生》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12生肖的牛 pk10赛车免费预测软件 湖北快3今日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3 一分钟极速快三计划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青海快3电子模板 股票发行的条件 炒股论坛哪个好 甘肃快3预测 一分彩开奖计划 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中国十大金融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