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邪王輕輕愛:王妃帶球跑 >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緩和關系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緩和關系

  榮欽的為人,顧灼華還算是了解,他說話做事向來都是靠譜的很,況且這次事關百姓,又和他的名聲有關,他怎么會不上心。

  “就算不是有人使詐,那些部下又不是榮欽肚子里的蛔蟲,萬一想的和他不一樣怎么辦?按你的說法,豈不是都要怪到榮欽頭上了?”

  聽了顧灼華這樣一說,聶昆才忽然反應過來是怎么一回事,榮欽只是給他手令,并未說明其他,況且這些人也并不是榮欽的部下,或許真的是有人從中使詐。

  聶昆看向比他還要小上兩歲的顧灼華,卻忽然有些敬佩她能將事情想得如此周全。單手湊上前去揚起她的發尾,隨即笑著起身后退幾步。

  顧灼華果然氣鼓鼓的上前追趕。

  “好你個小蟲子,我好心支走榮欽幫你分析,你就這么報答我!站那別動,看我不打你!”

  “嫣兒,你手上的傷還沒好,想打人的話,我可以代勞。”

  手上的兩個金魚燈和榮欽周身的氣場很是不搭配,但看起來又是格外有趣,顧灼華撲進榮欽懷里,朝著聶昆使了個眼色,示意他道歉。

  聶昆隨即恢復一臉正色,上前朝著榮欽行了一禮,隨即低聲道歉。

  “侯爺莫怪,是我思慮不周,并未詢問其中細節就錯怪了侯爺。只是因為我將手令遞給那位楊副將之后,就再沒了音訊,我在院前等待許久也沒有人出來,隨后卻遠遠看見那位楊副將以及他身邊的幾人在一品居二樓。”

  難不成真的是這些人不信那手令?榮欽也是一時不解,站在原地垂眸思索,而顧灼華則是伸手拿過其中一個金魚燈遞給聶昆,隨即笑著拍了他的肩膀。

  “誤會嘛,說開就好了,這個金魚燈可是我最喜歡的樣式,尾巴和嘴都能動的那種,收了禮物再生氣,我可就不理你啦。不就是借人嘛,我把自己借給你,還捎帶著竹枝和百里澈,夠不夠?”

  看著眼前兩個人小孩子一般的相處模式,榮欽不由失笑。

  他或許是真的活的太正經,所以做不到像顧灼華一樣開懷大笑,向聶昆一樣善惡分明吧。而今他要守護的,就是顧灼華的天真。他已經傷了她一次,同樣的錯,他絕不能再犯第二次了。

  入夜,兩人回到侯府,顧灼華便盤算著該如何設計抓住那些小賊,殊不知此刻,吳游正在侯府外徘徊。

  貿然進去太容易暴露,唐風松也曾提醒過他不要擅闖侯府,看來想見到百里澈,就只能在外等候了。

  次日一早,顧灼華便帶著竹枝和百里澈一起出了侯府,為了讓榮欽放心容庭也是跟著一起去幫忙,幾人剛剛和聶昆在一戶宅院里落了腳,便發現百里澈不見了。

  “蟲子,咱們百里先生,什么時候學會的這招來無影去無蹤?來的時候還看見來著,這么一會兒就丟了。不過沒關系,他厲害得很,不用咱們惦記,說不定是又看見什么病人需要治療,沒來得及打招呼。”

  聶昆坐在一邊用手當做扇子扇著風,單手按住一章地圖跟眾人講解。

  “這里是之前發現他們的地方,不光是偷了金銀珠寶,還把一個小女孩帶走了,不知道是什么目的。他們人多,下山的三十人大多數都在修建房子,還要分撥駐扎百姓家蹲守,實在是忙不過來,這家有一對兒龍鳳胎,又算得上是這淳溪鎮的大戶人家,所以咱們可得打起精神來,等著那伙小賊自投羅網。”

  幾人在院子里轉圈熟悉地形,兩個小家伙倒是懂事的很,見到顧灼華便過來敬茶。

  “漂亮姐姐喝茶,這茶是我娘親手制的。”

  男孩比女孩高一些,看起來有些無精打采的,一直在捂著肚子,而小女孩精神也不大好,走路都有些不穩,以為是兩個小家伙累了,顧灼華也并未在意,直到次日一早,顧灼華整個人都是頭暈腦脹的。

  換了身衣物用涼水洗了臉,顧灼華這才打起精神去見聶昆。

  “一晚上相安無事,白熬到半夜......困得我不行不行的,差點沒摔個臉著地。”

  “辛苦了鬼丫頭!我也不是故意的嘛,誰能直到這賊的心思呢,反正就是,不來就等等唄,守株待兔嘛,總比到處找人省力氣。再住一晚,肯定來。”

  顧灼華回到房間便一頭栽倒在床上,打算睡個回籠覺,這一下倒是嚇壞了容庭。站在顧灼華床邊不知所措的低聲詢問。

  “姑娘可是何處不適?竹枝出去買東西,怕是要過一會兒才能回來。”

  “沒有,就是昨晚睡的太晚,你去外面守著吧,我睡一覺。”

  這邊顧灼華剛剛躺下,榮欽便也覺得有些不適,只當做是昨夜睡得晚并未在意,坐在桌前,繼續寫著他給顧灼華的信。

  不知不覺中,寫信似乎已經成了他的一個習慣,沒有短信微信的日子里,他都是靠著寫信度日的。偶爾夢中,他也會回到辦公室里,急匆匆的翻找到什么緊緊握在手里,每每醒來,手里卻都是空的。

  雖說他不知道以前的顧灼華是不是還能回來,但他總覺得,不能忘記。

  “灼華,你還記不記得星源小區?原本只是給你暫時找個躲避的地方,想不到你竟然把那里裝扮成一個家,養魚又養花的。那里大概還是保持著原樣,你不在的時候,我經常會過去小住幾天,從沒讓別人打掃過,都是我自己動手。這樣......你是不是能不再叫我吃人大惡魔了?”

  桌邊半大的木匣里,已經裝了一大半的信封,都是榮欽寫給曾經的顧灼華的,新的一封又被放進去,隨后,連同著榮欽所有不屬于這里的記憶一同封存。

  視線離開那木匣后,榮欽就變成了世無其二的小侯爺,睿智清冽,從容華貴。

  “榮端,暗衛的訓練是否加強?上次竟然讓尹月霜混進來,傷了嫣兒竟還沒人知道,再有這樣的事,侯府的暗衛便直接大換一遍。還有,把給她新做的衣物和首飾拿過來。”

  ——內容來自

  :。:

看過《邪王輕輕愛:王妃帶球跑》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一条哈尔滨麻将 二码中特期期 亚洲网上棋牌 天天彩选四开奖号码 个人资产配置 特马绝密公式规律 850老版本游戏下载 浙江省20选5开奖结果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钱龙捕鱼怎样破解 pc蛋蛋赔率是什么意思 捕鱼王者2017现金版 丫丫陕西麻将手机版 一线蓝筹股龙头 新澳门棋牌游戏开元 浙江11选五前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