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魂帝武神 > 第三千六百零四章:這一次,不想等

第三千六百零四章:這一次,不想等

  刀落大地,大地先是轟然開裂,而后巨力一路向兩邊蔓延,沿途所過大地盡成齏粉。

  耀眼無比的金色刀芒,則從刀上轟向前方,沿途所過,來不及躲閃之暗使瞬成肉泥。

  那看起來堅硬無比的圣傀儡,直接成了真正的廢銅爛鐵。

  數息后。

  刀氣盡消。

  大地,竟直接在這一刀的重力下壓縮了一層又一層。

  而前方,則已然是一條再無任何阻礙的通道。

  一直延伸至主陣陣臺上,巨力久久不散,偌大陣臺搖晃不已。

  “好大的力氣。”水凝寒同樣面露驚色。

  這邊。

  蕭逸驚駭地看著林勁,“玄鐵重刀,金色武魂?”

  “不錯。”林勁自得一笑,“金色超脫。”

  “我的玄鐵重刀,添一分元力,即可有千鈞之力。”

  “至金色超脫后,一分元力,便有萬鈞之力。”

  “這一刀,耗了我全身九成元力,足有毀天滅地之威。”

  蕭逸臉上驚駭之色更濃。

  包括鐵牛的撼地神牛武魂,秦飛揚的紫翼雕武魂,還有凌羽、風絕情等等一眾人的武魂,清一色金色階品。

  原本見他們清一色君境修為已覺驚駭,而今,清一色金色武魂?

  “劍姬前輩,怎么做到的?”蕭逸忍不住問了一聲。

  劍姬前輩得意一笑,“只能告訴你,如你一般,這些年走來,盡是九死一生。”

  “當年糊里糊涂入了處奇怪的天地…總之說來話長,之后再與你說。”

  蕭逸眉頭緊皺,但還是點了點頭。

  說起來,這些年里,劍姬前輩一行人就如子風一般,徹底銷聲匿跡,連他八殿探子都尋不得半分蹤跡。

  但同樣的,也沒有他們的半分遇險情報。

  他們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且,劍姬前輩一行人也如子風一般,誤入了片自己也說不清楚的特殊天地。

  說起來,妖域變天那段日子,尚且有子風的消息。

  可劍姬前輩一行人,早在這之前更久便沒了蹤影。

  當然,蕭逸有他們一行人的命牌,一來命牌無損,二來沒有遇險情報,故而蕭逸一直沒有理會此事罷了。

  再加上他鮮少有所空閑,總有諸多事宜纏身。

  在他以往的猜測中,以劍姬前輩的心性,天知道會帶著東域天驕一行跑到哪里去。

  今日再見,竟是這般光景。

  蕭逸心頭有諸多疑惑,但而今,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蕭逸冷眼直視水凝寒,“看來,這片歲月不必我獨自撼動。”

  “中域的歲月,我東域來撼。”

  嗖…

  蕭逸瞬間仗劍而出。

  “攔下他。”水凝寒暴喝一聲。

  “攔下那些礙事者。”同樣是清脆之音,從劍姬前輩口中道出。

  林勁劈罷那一刀,早已無力,只得虛弱的盤膝而坐。

  可秦飛揚、鐵牛等等一行人,卻是戰力巔峰狀態。

  蕭逸一路仗劍而行,沿途所過,地面皆是一具具已然化作肉泥的尸體。

  四面八方,一個個暗使瘋狂而來。

  卻也同時,東域一眾天驕,率先攔截下。

  昂…

  撼地神牛的巨大手掌輕輕一壓,通道一邊徹底封鎖。

  任憑一眾暗使手段齊出,刀劈劍刺,火燒風襲,卻損不得這手掌分毫。

  撼地神牛,雖只綠青色階品,但卻是稀有類獸種,天地唯一,大地之寵兒。

  腳踏大地,撼地神牛幾乎是大地上最皮糙肉厚的天地之獸。

  “蕭逸,我不會讓你擾到公子半分。”水凝寒臉色盡是陰寒。

  手中,水祖道印猛地光芒大作。

  她確實已無六光邪靈的力量可增幅。

  但水祖道印內的力量,幾乎無窮無盡,只要她的肉身承受得住,她隨時可以調動其中增幅。

  一瞬之間,水凝寒的戰力足足飆升至君境九重層次,也就是八宗宗主戰力。

  缺了六光邪靈的力量,她自不可能再有那無敵君境之戰力。

  單憑水祖道印,只是借助神兵力量,一方面承受神兵壓力,一方面因其水族血脈故而能多調動幾分力量。

  她一身君境六重修為,本就有七重戰力,憑水祖道印頃刻有著九重戰力,倒也正常。

  嗖…水凝寒瞬間躍出主陣,直取蕭逸而去。

  鏘…

  同一時間,一道通體雪白,仿佛從幽冥黃泉中拔出的神劍瞬間而至。

  那是冰白斬幽!

  出手的,自是劍姬前輩。

  蕭逸的身影,瞬間與水凝寒擦身而過。

  人,他可以之后再殺。

  但大陣,必須先破,以免意外頻生。

  蕭逸越過水凝寒,直躍主陣而去。

  水凝寒剛要動彈,劍姬前輩側身一攔。

  “小女娃,還是老身來會會你吧。”劍姬前輩冷笑一聲。

  “蕭逸小子而今一身傷勢,老身只想他快快結束戰斗歇息去。”

  水凝寒瞇著眼,看著身前不過區區君境七重巔峰修為的氣息,臉上盡是忌憚之色。

  直覺告訴她,面前這個一口一句‘老身’的絕美女子,戰力異常可怕。

  “我看前輩這壽元氣息也不過一二百年間,倒也算不得什么‘老身’。”

  “前輩你非要與我作對?”

  水凝寒瞇緊了眼。

  劍姬前輩玩味一笑,“蕭逸小子啊,什么都好,就是總不愛將自己的命當一回事。”

  “偏偏這世間麻煩,總愛尋他;這世間混賬人,扎了堆地要對付他。”

  “我這當長輩的,怎能看著他這般不愛惜自己身體。”

  “老身苦心,你這小女娃若能理解,便乖乖這般看著吧,唉。”劍姬前輩故作嘆了口氣。

  “你…”水凝寒臉色一怒,一掌轟出。

  掌出,浩瀚巨濤洶涌。

  劍姬前輩身影退卻數步,一劍劈出。

  劍出,巨浪滔天竟也瞬間冰封。

  冰封之上的氣息,幽冷異常,如那黃泉之息。

  “君境九重戰力。”水凝寒咬了咬牙。

  果然,她的判斷沒錯,面前這個絕美女子,戰力絕不弱于她。

  不過,水凝寒此刻卻也嘴角咧了咧。

  前方,本一直無阻飛躍的蕭逸,猛地止下了身影。

  身前,一道身影,攔住了去路。

  身影,自也是個暗使。

  但,這個暗使的氣息,蕭逸再熟悉不過了。

  “葉流。”蕭逸的臉色,霎時從冷漠化作復雜。

  ……

  遠方,風剎總殿。

  依依鮮有地走出了庭院,仰望蒼穹,遙望遠方。

  即便十八府地域與風剎地域隔著遙遠的距離,可那彌漫十八府地域上空蒼空的滔天邪力,卻仍舊可在此清晰而間。

  那黑壓壓一片。

  那讓人厭惡的邪道力量。

  看得道,感知得到。

  身后,八位總殿主皺了皺眉。

  “我想去。”依依看向八人,指了指遠方。

  風剎總殿主率先皺眉,“你人在我風剎總殿,而今離去,若有個什么三長兩短,老夫有何臉面見蕭逸那小子?”

  “乖,聽話。”天機總殿主臉上泛著精明,卻也泛著慈愛。

  這一次,依依卻是倔強地搖了搖頭,“我能感受到公子的心情,孤獨、荒涼、無助…”

  “不知為何,沒有緣由,這一次,我不想等。”

  風剎總殿主剛想說些什么。

  修羅總殿主率先道,“那便去吧,循你自己本心即可。”

  獵妖總殿主輕笑,“每個武者都會有屬于自己的抉擇,決定權,在你們自己手中。”

  洛前輩臉色冷漠,“如何選擇,是你自己的事,死了,亦怪不得別人。”

  依依點了點頭,未作半分遲疑,身影一閃,御空而去。

  自依依離去。

  八人齊齊對視一眼。

  “帝位之感。”修羅總殿主瞇了瞇眼。

  獵妖總殿主沉聲道,“天之大,蒼穹之下,便有帝位者對心系之人的最直接感知。”

  洛前輩冷漠道,“無謂的感情。”

  修羅總殿主搖了搖頭,遙望遠方,“即便他那些好友、長輩,去者頗多。”

  “可于那小子而言,這丫頭身在之地,才是心之安寧所在,自在之處。”

  獵妖總殿主輕笑,“兩份機緣,便看這小子選哪一樣了。”

  “這一次我們插手不得,這一次的奇跡,他必須親手創造。”

  “小子,可別讓我們失望。”

  洛前輩冷笑一聲,“天源地境這八千萬年歲月希望怕是要盡成灰飛了。”

  “這小子,從來不會讓我們失望。”

  “僅此而已。”

  話落,洛前輩負著手,臉色冷漠,轉身而離。

  ......

  第六更。(補)

  今日更新,完。

  喏,若沒記錯的話,補更是完成了。

  爆更事宜,我暫時還是不敢答應下來,看這幾天能否盡力存些章節了。

  若能,月底前爆。

  大伙,晚安。

  :。:

看過《魂帝武神》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广西快3和值推荐今日 黑龙江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金控配资 双色球万能9码必中6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带连线50期 普通人如何理财投如何理财投资 安徽十一选五均质走势图 北京pk10计划软件破解 幸运农场公式预测 分红股票查询 幸运快3是合法的吗 排列五近100期走势图 牛大人配资 福彩排列七奖金 安徽11选五走势图出来了 黑龙江省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