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希靈帝國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順風順水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順風順水

  在艱難而遲緩的交流中,我們終于慢慢知道了深潛船在失去聯系之后發生的事情。

  先祖們確實抓住了那只有百分之一的生存幾率:他們成功跨過了臨界層!

  之后發生的事情也證實了深淵希靈的虛空模型,在深潛船跨過臨界層之后,其所遭遇的侵染便驟然降低,而且隨著不斷前進,深淵對秩序事物的污染開始變得無效,深潛船呈現出極高的“免疫效果”,這與我們手頭的那些飛船殘骸以及黑梭部分零件的情況相符。

  因此,即便跨過臨界層的時候深潛船已經瀕臨解體,只有最后一層防御以及核心區還在正常運轉,它還是勉勉強強地完成了這段驚險之旅,并在最后一層防御也宣告崩潰的時候僅憑著核心艙沖出了深淵之門——那已經是位于對岸的深淵之門了。

  深潛船的基本結構和大部分帝國星艦是一脈相承的,其各個艙段哪怕解體也會保留著相對完整的航行能力以及生存環境,因此只余下一個核心艙的深潛船在陌生的世界里仍然保持著航行能力,雖然大部分實驗室和探測設備都已經被毀,但憑借著核心艙自帶的小型工作站,先祖們順利地在陌生宇宙中找到了生命跡象。

  通訊器上的文字顯示著當地人和先祖接觸的經過:“這相當幸運,那個宇宙是星環聯邦的偏遠殖民地之一,我們的凈化部隊接到殖民地出現亂海出口的報告前去處置危機,便發現一艘陌生飛船正在殖民地上空盤旋,我們不確定你們的時間制是怎樣,但飛船上的人說他們已經在太空巡航‘兩天’。”

  也就是說先祖們兩天前正式沖過了這條此前從未有人跨越的虛空結構,這是個很重要的數據,根據它塔維爾就能大致推算深淵之門下面的空間有多“寬闊”了。

  至于對岸人提到的“亂海出口”,毫無疑問就是深淵之門在對面的叫法,他們把深淵稱作“亂海”。深淵之門當然就是“亂海出口”了,真是通俗易懂。

  “可以讓我們的船員和我們通話么?”珊多拉親自發了一條信息,幾分鐘后通訊器上出現了一行文字:“這里是安瑟斯,所有人都在,安娜和塔納德受了些輕傷,其余人無礙,我們正在了解這個新世界,星環聯邦是個與帝國截然不同的地方,他們的科技也是。”

  “可惜只能看到文字,”珊多拉嘟噥著對我抱怨。“通訊太艱難,復雜一點的訊息就會被干擾到幾乎沒辦法解碼的地步……中繼站會承受不住。”

  “總比以前強多了,”深淵希靈很看得開,“對了,詢問一下中繼站的情況,那東西不可能永遠運轉,深淵臨界層也是有污染的,它決定了咱們和對岸能通訊多久。”

  塔維爾點點頭,立刻將這些問題以盡可能簡潔的方式發送過去。

  又是幾分鐘的延遲。全息投影上出現了相對較長的一段話:“按照珊多拉的提示,我們在飛船越過臨界層的一瞬間,也就是污染翻轉的瞬間投下了中繼站,它當時的狀況基本完好。但因為飛船受損嚴重,中繼站所處的格納庫已經破損,所以中繼站本身存在微小故障。在越過臨界層之后我們和中繼站保持了一段時間的通訊,確定故障出在第三十三到第三十五轉發模組上。對整體功能無影響,但會降低通訊帶寬……以下信息未發送。”

  顯然老爺子的話還沒說完,這是為了減輕中繼站的壓力。過了幾分鐘接下來的信息才出現在眾人面前:“續接……飛船核心艙的天線功率非常有限,我們確認了中繼站的狀況之后嘗試著通過它向帝國發送平安信號,但未能成功便和中繼站失去聯絡。根據失聯前得到的最后數據,中繼站工作狀態良好,并位于‘安全側’,可持續工作六十日至九十日(帝國標準時)……以下信息未發送。”

  幾分鐘后,又是一段話:“另:星環聯邦正在分析帝國深潛船的物質樣本,以尋求方法改進他們的深潛設備的材料和技術,但遇上了和我們一樣的問題,兩側物質不兼容,技術不兼容,規則不通用。星環聯邦同樣具備類似‘資訊-物質’轉化的技術,但無法復制我們的深潛船上的任何組件。但他們根據深潛船的結構產生了一些思路上的靈感,或許有助于其發展,他們計劃同樣在臨界層設置一個中繼站,以取代或補強我們匆忙間設立的臨時中繼站,屆時通訊情況將大大改善。”

  三段話終于把情況說清楚了,現狀似乎并不太好,但也不太壞。

  壞消息是中繼站果然有些毛病,導致它的工作狀態不能達到峰值,而且其工作壽命也最多只有幾十天,如果在這幾十天里不能重新設置中繼站,那帝國和對岸的聯系還是要中斷。好消息則是對岸已經從帝國深潛船上得到一些靈感,再結合他們本身就比較先進(起碼比帝國先進)的深潛技術,對岸應該有能力在臨界層設置一個正式的中繼站,一切順利的話或許在現有中繼站崩潰之前他們就能搞定。

  “對岸的深潛技術跟咱們的發展方式看來不太一樣,”又交流了幾次之后,塔維爾以一個科學家的大膽假設精神作出判斷,“他們曾經發射過黑梭和其他的無人飛船,并且都成功抵達了‘本岸’,這說明他們的深潛技術能達到‘極限下潛’,但他們的黑梭和無人飛船抵達本岸之后要么已經徹底毀滅,要么只能剩下最核心的探測器,這說明他們過于重視‘極限下潛’,卻沒辦法提升深潛設備的實用度和穩定度,這樣哪怕他們的深潛技術比帝國先進,最先完成‘載人跨越’的卻還是帝國這邊。”

  “只可惜是因為意外事故,”姐姐大人嘆了口氣,“運氣成分巨大,不具備可復制性。”

  “不可復制的成果不是成果,這是基本的科學理念,”塔維爾也跟著嘆氣。但很快就振奮起來,“不管怎么說,現在一切都有了巨大進展,只要和對岸建立聯系,我們雙方手中都有對方的深潛設備作為研究樣本,那本岸和對岸就有了‘共同研究’的基礎,如同在一座山的兩側同時開挖隧道一樣,工程會事半功倍。在臨界層設置中繼站的思路已經被證實是可行的,雖然咱們是因為意外和幸運才成功安置了一個中繼站,但對岸的技術應該能讓他們更輕松地安置大功率站點……接下來一段時間帝國這邊的研究重點就是增強深潛港的收發設備。并且在深淵之門到不連續帶之間設置更多的補強中轉站,把通訊帶寬擴大,起碼要達到可以和對岸交換資料的程度。”

  架橋需要兩側的啟動端達到“同步”,而這個同步可不僅僅是兩邊商量好一個時間,到點同時摁開關那么簡單,它需要對啟動端的參數進行一系列調整,保證“信息上的完全映射”,這樣才能讓兩個啟動端在激活之后瞬間連接在一起。還是那個經典比喻:在山的兩側同時開挖隧道,需要兩邊精準定位才能保證工程順利。否則……別想著得到兩條隧道那么美好的事兒了,兩邊都得塌下來。

  塔維爾和珊多拉繼續在那邊以幾分鐘一次的頻率跟安瑟斯交談,中間偶爾也會有“星環聯邦”的深潛港值守人員(應該是類似的工作人員)回答我們的問題,從交談的只言片語中我們可以確定。對岸的人也正處于興奮激動的狀態,我甚至開始想象在遙遠的虛空對岸也有這么一個大廳,也有這么一組通訊設備,先祖坐在設備前。周圍站了一圈激動不已的科學家……

  這時候通訊器上又傳來一段話:“另:星環聯邦同樣存在虛空生物,而且是兩名。可以大致確定這兩名統治者與我們認知中的虛空生物是同一物種。星環聯邦原本是兩個獨立的超級文明,在這兩名虛空生物接觸并長期交流之后決定合并為一。在星環聯邦的認知范圍內。不存在第三名虛空生物。以上情況是在這兩天了解到的。”

  希拉跟星臣這時候正好出現,他們了解了之前的事情經過,現在一眼就看到了全息投影上的這段話,星臣還沒什么反應,希拉則一聲怪叫唰地撲了上去:“星臣你快看!!兩個!一次冒出來兩個!人口大爆炸,咱們族迎來人口大爆炸了!”

  現場眾人:“……”

  我就知道肯定會是這樣!

  星臣跟我上前合力把人來瘋的休倫神王拽下來,后者還在那手舞足蹈著:“放開我!放開我!我要跟他們說話,我要跟對岸的同胞們說說話!咱們族的人口大爆炸誒!現在有五個族人了,五個!即將達到一只手數不過來的地步啊你們倆不興奮么?對了星臣咱倆趕緊生個孩子吧,這樣就真的一只手數不過來了……”

  我和星臣默契地松開手把休倫王扔在地上,然后湊到通訊器前,看著珊多拉飛快地發出一段話:“對岸的虛空生物?他們是什么樣的人?你們親眼見到了么?”

  雖然知道虛空生物這種惰性家伙不管到哪應該都是差不多的脾氣,但我們還是對對岸的虛空生物充滿好奇,當然如何能直接交流那就更好了。這時候我也忍不住念叨起當前只能發短信的交流方式:要是帶寬能再提高一點多好啊。

  “很遺憾,沒能親眼見到,”先祖發來回信,“星環聯邦的統治者并不經常在境內管理國事,根據當地人的說法,他們似乎很熱衷于……捉迷藏,對,就是捉迷藏。其中一人在兩百年前跑去虛空深處藏了起來,另外一人去找他了,不過現在還沒找到,而星環聯邦已經開始尋找他們的領袖……當然也沒找到。現在的情況是第二執政官在尋找第一執政官,整個聯邦都在尋找第二執政官。”

  現場眾人:“……”

  “還真是咱們的族人哈,”希拉皮笑肉不笑地扯著嘴角,“行事風格比較自由灑脫。”

  我:“……話說對面的首席執政官都不在的話,不會影響‘架橋’么?”

  “當然不會影響兩岸的交流,”對面延遲了幾分鐘傳來答案,這次的語氣看上去是星環聯邦的人在回答,“兩位執政官很少直接管理事務,最高議會才是我們的統治機構。執政官創造了最高議會。后者能完全體現執政官以及整個聯邦的意志。”

  “阿俊,你覺得這樣靠譜么?”珊多拉實在忍不住了,在我耳旁嘀嘀咕咕起來。

  “具體可以參考我在開專家會議的時候,”我扯著嘴角,“我有理由相信對岸的虛空生物對各種高精尖玩意兒也玩不轉,這是我們一族的光榮傳統……”

  我話音剛落,就感覺身旁有一陣空間波動傳來,大小姐的聲音緊接著響起:“對,在高精尖專業領域,虛空生物基本等同于吉祥物。”

  我抬頭看著大小姐。從接到信號到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如今表世界應該是早上了,林雪這時候才有機會從家里溜出來。不過話說她這個叛逆姑娘有必要這么老實么?連我當年都有夜里十二點翻墻出去上網的經歷……

  “又轉什么歪腦筋呢?眼神閃爍不懷好意的樣子,”林雪撇撇嘴,隨后坐在我旁邊,“情況我已經在路上知道了,怎么樣,本小姐的預言就是沒錯吧——先祖沒事。”

  我不得不承認林雪的預言再一次用實際表現捍衛了它百分之百的準確度,隨后指著通訊器:“要和老爺子說幾句話么?現在只能發文字信息。而且延遲好幾分鐘,根本沒辦法互傳資料,剛剛把對岸那個星環聯邦的情況了解清楚,暫時沒別的事了。你可以跟老爺子聊聊天。”

  “還是別了,正事永遠不嫌多,哪怕只能發文字信息也是有不少事情可以做的,”林雪搖搖頭。“這時候還是先把架橋的事情再核實一下的好,畢竟咱們之前了解的架橋信息都是從對岸的探測器和‘漂流瓶’里知道的,細節上再多多敲定的好。”

  大小姐的建議很有道理。其他人當然也就不說什么了,于是通訊頻道再次交給塔維爾以及“對岸”的科學家們,這些專家開始針對“架橋”交流起情報來。

  深淵希靈看著眼前的景象,突然輕笑出聲:“這次我的‘猜想模型’終于確鑿無疑了吧。”

  一直以來,深淵希靈的虛空模型都是基于一半數據一半猜想才建立起來的,即便如今四方合作,在她的虛空模型基礎上展開了諸多研究,她的“虛空膜理論”也始終缺乏必要的實例支撐,但這次有了先祖成功抵達對岸的事實,又有了兩岸深淵性質對比的確切數據,她的猜想終于不再是空中樓閣,就連深淵希靈這樣的集群意識都忍不住感覺一陣喜悅:她也是有感情的。

  在接下來的半個多月里,一切似乎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和對岸的通訊已經達成常態,中繼站的運行雖然低效,但至少很穩定,通過這個緩慢但穩定的交流渠道,虛空兩側的超級文明們完全敲定了“架橋”的所有細節,之前因為缺乏有效交流而導致的對“架橋”項目的一點點錯誤理解也得到糾正(這部分錯誤雖然不致命,但會影響整個項目的進程)。

  塔維爾制造的新一代深潛船已經完成分解試車,各部件狀況良好,現在進入了最終的組合階段,之前的“事故”雖然導致先祖被拋到對岸無法返航,卻也給我們帶來了意料之外的、跟不連續帶有關的巨量數據,在這些數據的幫助下,塔維爾重新設計了深潛船的防護規則,我們有理由相信聯合ii號將會具備更加卓越的性能,它甚至可以在僅受較少損害的情況下越過不連續帶——如果不考慮返航的話,或許也可以讓它試著沖擊臨界層,像先祖們一樣抵達對岸。

  我們也確定對岸的“星環聯邦”早已完成“架橋”的所有準備工作,他們制造了啟動端,并且已經創造出相當大范圍的虛空寧靜區,只等著深淵希靈對啟動端的最終調試完成,兩岸再進行最后一次“校對”,就可以開始架橋了。

  而最好的好消息則還是跟對岸有關:他們的深潛技術果然比帝國略高一籌,在最近一次的通訊中,星環聯邦的專家表示他們的新一代深潛船即將啟動,屆時這艘船將攜帶一個功率強勁、防護周密,而且加載了最新解碼規則的中繼站前往臨界層,以完全取代現在那個“應急產品”。

  只要這個中繼站到位,虛空兩側就將能夠進行大容量的數據交換,雖然延遲問題仍然存在,但互相交換大體積的資料數據包將不再是問題!

  這是讓兩側啟動端精確校準的最最重要環節,沒想到竟然這么快就要解決了。

  這一系列的好消息讓所有人的心情都一天比一天好,雖然虛空大災變仍然懸在眾人頭頂,但似乎它已經不再是個威脅。

  連帶著困于對岸無法返航的先祖們,似乎也不那么遙遠了。

  直到某一天塔維爾將一份特殊的報告呈遞到我和珊多拉面前,這一帆風順、輕松平靜的日子才突然被打破。(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看過《希靈帝國》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最准六肖中特免费公开 118历史开奖现场+开奖直播 山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850充值漏洞 通达策略配资 快3彩票正规平台 腾讯分分彩如何玩后二组选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 手机棋牌娱乐 四肖8码必中特长期大公开 广西 选5走势图 买涨买跌的股票 科乐填大坑一元群 未来可能涨100倍的股票 七乐彩技巧与八卦 福建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