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希靈帝國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水銀燈的維修計劃

第五百六十六章 水銀燈的維修計劃

  第五百六十六章水銀燈的維修計劃

  水銀燈是如何活動起來的?

  姐姐大人這個問題剛拋出來的時候讓我愣了一下,因為它涉及的東西太多了,僅明面上的就包括了機械學能量學靈魂學材料學以及仿生學,腦海里跟走馬燈一樣把十幾個學科過了一遍之后我才猛然醒悟:想多了。

  我不知道這時候自己該哭還是該笑……平常我都是想少了的。

  “因為薔薇圣母?”

  用的是疑問句,但我的語氣卻非常肯定,這沒什么不確定的,水銀燈的動力來源跟那丫頭背后的發條無關——雖然平常我會閑著無聊擰兩下但對方從沒因此爆發出十萬馬力就是個鐵證,發條對她而言頂如是個鑰匙,真正驅動那個人偶身體活動并且讓她獲得如活人一般機能的,是隱藏在其體內的薔薇圣母。

  那東西本質上是賢者之石的碎片,而賢者之石是煉金師們窮其一生也難窺見的終極奇跡之物,在傳說中可以創造生命的逆轉因果之石,其所蘊含魔力和神秘度足以扭曲世界的萬法之源,叮當神殿前面的“輝煌階梯”上用來鋪地的一把一把都是那玩意……你可見多牛逼了。

  算上剛才那最后一句仍然牛逼。

  賢者之石的碎片當然會比完整的賢者之石弱一點,它們不能憑空捏造出真正的靈魂,但在有媒介的情況下,也能模擬出人工靈魂,那就是薔薇少女的“心”,薔薇圣母為那些活動的人偶提供能量以及靈魂,賦予她們模擬“生物”機能的能力——當然,這些都是我按照自己的理解在分析,叮當針對這種人工靈魂技術為我找出來的相關資料重達三十多斤還不算插圖,我看了一眼連死的心都有了……

  可以肯定的是,作為初號機的水銀燈也應用了這樣的能量核心——我怎么感覺自己已經把那個小個子當成某種詭異的東西了?

  “薔薇圣母是水銀燈的靈魂能源不假,但渡鴉和叮當都檢查過了,那個東西沒壞啊。”

  我有些丈二和尚mo不著頭腦,姐姐大人提到的這個問題是我們一開始就排除過的,她現在提出來干啥?

  “薔薇圣母正常,身體也沒有損傷,但水銀燈就是無法活動,問題只有可能出在前者和后者的交互環節了,”姐姐大人食指抵著下巴畫著圈圈,每劃一個圈我就哆嗦一下——純屬條件反射,“其實你應該早猜到才對,連平常不看動漫的姐姐都想到了哦。

  “水銀燈的身體本來是有缺陷的,腹部缺失,我聽一個血精靈奧術師說起過,煉金生物都是非常精密的系統,它們甚至有可能因為身上的一個符號錯位而自我崩潰,水銀燈這樣致命的殘缺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即使她擁有完整的人工靈魂,那具身體也不可能活動……”

  “我明白了,”姐姐大人提示到這個地步傻子也該聽懂了,“就好像一臺有毛病的電腦,即使我們手頭有幾百美刀整來的正版系統,但電腦的pci插槽要沒插顯卡的話照樣沒法用,對吧?”

  “集顯的能用。”姐姐大人非常嚴肅地糾正道。

  我頓時一個趔趄:“姐,你就別關心這個了”

  不過姐姐大人的意思我是明白了,水銀燈身體本來就是殘缺的,硬件出了毛病,導致即使她有軟件也沒法運行,人工靈魂無法為一個不完整的載體提供能量,因為后者驅動可能裝不上……

  但水銀燈之前一直活蹦亂跳甚至有力氣跟阿賴耶玩東方彈幕戰是為啥?

  答案讓我黯然神傷:因為對她爹的執著。

  執念這種東西說不清道不明,三年以前我一直認為那玩意頂多可以給一個人鉆牛角尖的勇氣,撐死了造就一代元首希特勒最后還自殺了,但后來我知道,執念也是可以化為實質xing力量的——比如安薇娜。

  不管你信與不信,安薇娜轉化為亡靈很大一部分是執念的作用,是生命在遭遇突然死亡之后猶不自知,頑固地相信自己仍然活著并頑固地渴望永遠活下去的那種執念,它是靈魂的本能力量,連安薇娜自己都不會察覺這份執念的存在,大部分亡靈類生物都是這么來的,他們有很多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就跟當初的安薇娜一樣,這個我們留待以后走靈異路線再討論……

  而水銀燈也有執念,這份執念源于她意識誕生的那天,我不知道羅真是不是給每一個薔薇少女都提前編寫了類似“三定律”一樣的東西,水銀燈產生意識之后僅僅看過羅真棄坑前的最后一個背影,就此便不可自拔,矢志不渝地要找爸爸,這在我看來全無道理——那老小子撐死算給小燈造了個身體,可還是殘缺的,連驅動都沒裝上,并且少了好些零件,要換我早翻臉了,可對水銀燈而言,就是這么一副殘破的身軀,以及羅真徹底拋棄自己之前留下的那個模糊的背影就讓她鉆了牛角尖,她居然硬生生憑著一腔執念彌補了身體結構上的巨大缺陷,在“尋找父親”這個執著信念的驅動下,以殘破之身爬了起來……

  我甚至不敢想象,在最初的日子里,被孤零零地扔在堆滿了人偶殘肢的房間中,被灰塵逐漸覆蓋時,水銀燈是怎么熬過來的,她究竟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讓那斷成兩截的身軀活動起來,那身黑sè的華麗衣裙,是她付出多大努力才獨自穿上……

  羅真啊羅真,你逆天改命修習禁術違反自然平衡之道對元素無敬畏之心讓暗影腐蝕靈魂還與武林正道為敵,最終渡劫失敗在閃電風暴下化為一縷青煙實在不虧啊……反正按叮當推算那老小子已經掛點了,我估計隨便怎么說丫也不能回來抗議吧?

  這么說純屬替水銀燈抱不平發泄一下,說到底還得感謝那個史無前例的坑王,雖然他棄坑了,但水銀燈畢竟是由他才誕生,而且我知道,水銀燈不喜歡被人同情……

  說到小說)就來這里一切真相也就大白,水銀燈殘破的身體本無法運行,它無法和正常的薔薇圣母達成400%的同步率,但水銀燈用自己“尋找父親大人”的執念彌補了身體上的不足,就相當于給身體打了個補丁,這份精神力量讓她能和正常人偶一樣活動,但現在……

  補丁被刪除了,而且重建不能。

  在決定回來的那一刻,這個人偶心中“尋找父親大人”的執念便宣告終結了。

  想到這里,我才發現,對此事第一個需要反省的,就是我自己,讓水銀燈“尋找父親”的執念出現第一次崩塌的人正是我,我告訴了她羅真可能已經由于窺探真理之門而受到了法則的懲罰,而且提起了不止一遍,每一次都會讓水銀燈暴跳如雷,但同時,每一次也會讓她更加接受現實。

  “現在怎么辦?除非叮當翻箱倒柜找出來的世界法則維護條例有印刷錯誤,否則羅真是百分之一萬已經掛掉了,而且水銀燈最終選擇回來,她也不可能再產生當年的那份執念,這情況已經不屬于任何一個學科的專家能搞定了,”想通了個中環節,我對姐姐大人只能這樣苦悶地一聳肩,“小燈她爸真不厚道。”

  羅真不厚道,非常不厚道,我從前怎么就不知道學煉金和工程的都那么別扭呢,你說你做到一半棄坑也就罷了,大不了我幫你照顧著點,走同人路線把水銀燈養著,結果這頭眼看成功了,羅真那老小子yin魂不散地跳出來非要保護版權了……想當年曹雪芹《紅樓夢》沒寫完一個黃泉遁差點太監掉,高鶚給幫忙寫了續集《紅樓夢續》,晉朝陳壽寫《三國志》完本,到明朝羅貫中給寫了個同人《三國演義》,這都沒出什么事啊,由此可見,西方煉金師就是沒東方文學家氣量大……

  這么亂七八糟地想著當然于事無補,不過除了胡思亂想之外在這個節骨眼上我這個門外漢是真沒什么能干的了,而我旁邊站著珊多拉,跟我一樣,她也不懂煉金術……

  “陛下,現在的方案有三個,都具備可行xing,但都不保證成功。”一幫專家學者圍著人偶少女合計了快有倆鐘頭,這時候終于派出個代表來跟我和珊多拉匯報。

  這時候我才終于lu出松一口氣的表情,專家就是專家,別看圍了一圈一個多小時才拿出方案,但人家開口就是三更——我現在特想知道他們憋到現在才發布,而且一發布就是三更是不是為了沖榜……

  “從成功幾率最高的開始講。”我趕在珊多拉開口之前趕緊說道,后者習慣先聽壞消息,讓自己的精神提前做好應付一切困難的準備,但我更喜歡先聽好的,一來給自己個良好的心態好應付后面的麻煩,二來……要這個最好的消息都讓人絕望的話,后面兩條我就可以直接睡過去了。

  “成功幾率最高的是身體重塑,以及靈魂重組,將水銀燈小姐的精神部分完全抽取出來,并從那種被稱為薔薇圣母的人工靈魂載體中剝離開,叮當女神會把這些精神體封裝為一個新的靈魂,然后我們將新靈魂放進一個健康的身體中,這樣的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的,我們有非常豐富的相關經驗……”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水銀燈原有的身體和她的薔薇圣母會被毀棄,”我有些難辦地搖搖頭,“你們無法理解她的感情,水銀燈不會接受這種事情的,哪怕羅真已經完蛋了,她也不可能同意這個提案。”

  畢竟,假如連“父親大人”留給自己的人工靈魂都毀掉的話,那可就不只是損失一顆牙的問題了……水銀燈會跟我拼命的。

  但假如剩下的兩個方案都不靠譜的話,這也只能是唯一的選擇。

  “第二個方案是身體修補,”說話的是一名渡鴉,所有渡鴉在我眼里都是一個樣——她們在誰眼里都是一個樣,所以就不說名字了,“水銀燈是煉金生物,她的身體發生缺損導致了其人造靈魂無法和載體同契,只要我們能修好她腹部缺失的一環,說不定她就能以一個普通薔薇少女的形態恢復過來。”

  “這個辦法好啊”我當即一拍手,“這么簡單的法子既然可行你們怎么還合計了半天?直接給做一節身子不得了?說吧,用烤瓷的還是鈦合金的?”

  話音剛落我就感覺身旁一陣殺氣,扭臉一看,水銀燈半昏mi中都開始咬牙切齒了……這是何等兇殘的第六感?

  “情況沒有那么簡單,”魔法少女……呃,渡鴉某某某面有憂sè,“比起創造一個煉金生物,修復后者要更加麻煩,因為每一個煉金師在制造自己煉金生命的時候都會有很多個人技巧和習慣融入作品,而后人修復就必須mo透這每一個特殊之處,薔薇少女畢竟不是生產線上下來的……”

  這個我表示理解,宋朝一個燒瓷的伙計做一爐盤子估計也就幾張大餅的工錢,但那些盤子現在隨便摔壞一個我們就得用幾十萬的月薪找專家來把它們粘回去……

  “也就是說,以你們的技術都無法保證對水銀燈的修復可以百分之百達到原裝效果?”我眉頭皺了起來,“對你們而言煉金術應該不算高端技巧吧?”

  “我們不擅長煉金術……”

  眼前那跟希爾維亞長相一模一樣的渡鴉不好意思地說道,看慣了缺心眼版的銀發慢半拍,現在突然看到一個腦筋開竅的讓我特不習慣。

  “啥?”我當場就凌亂了,“你們一只手能把達拉然拽下來,竟然不會煉金術?”

  那渡鴉更郁悶了:“現代人類不也沒多少會鉆木取火的嗎?”

  我:“……”

  這個渡鴉嘴怎么這么損呢?

  “你們不會這種‘低等’煉金術,那怎么修復水銀燈的身體?”

  “從艾澤拉斯世界找一個擅長煉金術的魔法師并不困難,但艾澤拉斯世界的煉金術更加偏重于對各種法力藥劑和魔力結晶的制造,我不知道他們的煉金師在物品煉成方面技巧如何,甚至不敢保證兩個世界的煉金術原理可以互通,所以這第二個方法成功率待定,但這個方法反而是最安全的一個,因為整個過程都不涉及水銀燈的靈魂,即使試驗失敗了,她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這個方案可行。”我當場就對第二方案產生了信心,而看珊多拉臉上的表情,她也是這么認為的。

  最主要的是零風險啊,試驗多少次都不會傷到水銀燈的本體,實在不行我可以從萬千世界招募幾個師的煉金專家,我就不信這么強大的跨位面帝國,連個薔薇少女都修不好

  就是怕等他們修好之后水銀燈會不會變成水銀猛犸獸、水銀哥斯拉、水銀霸天虎之類的奇怪存在……

  “第三種方案……呃,這是泡泡剛才下發的信息,本來并不在我們考慮之內,您要聽嗎?”

  “聽,”我點點頭,“那丫頭成天研究二次元,說不定有什么見解,我們也好有個備選。”

  “她建議我們去找七顆龍珠……”

  我早應該想到的……

  來到“萬王寶座”中間的平臺旁,水銀燈正在那里昏昏沉沉地睡著,對我的到來前者似乎有所感應,睫毛顫動兩下,人偶少女微微張開了眼睛,有點茫然地看著我的方向。

  完了,這丫頭都不認識人了

  “笨蛋人類,你臉湊太近了”

  我當場尷尬地咳嗽出來,趕緊后撤。

  “治療方案出來了,”趁著水銀燈進入了清醒狀態,我趕緊將渡鴉的兩個方案告訴了她——沒錯,就是兩個方案孩子她媽退散——水銀燈認真地聽完,臉上平淡的表情看不出悲喜。

  我有些把不準地補充了一句:“兩個法子恐怕你都不太喜歡,要實在不行我再讓他們想辦法,反正我們牛人多。”

  “不用了,”水銀燈晃了晃腦袋,微微閉著眼睛,“我知道,如果不是顧及到我的任xing,以你們的力量,根本不用這么麻煩的,對吧?對你們而言,即使是制造新生命也只要片刻功夫,所以就這樣好了……我大概也能猜到自己身體發生了什么……笨蛋人類,修好我吧。”

  看著突然切換到詭異病嬌狀態的水主席,我心中頓時冒出巨大的疑huo:這丫頭,不會是回來的時候路上撿什么奇奇怪怪的東西吃下去了吧?這不是你的xing格啊喂

  當我將自己的疑huo說出來的時候,立刻引發了小人偶的強烈怨念:“要不是現在我沒力氣,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治療水銀燈的方案最后選擇的是第二種,凱爾薩斯和吉安娜接到了我們的命令,開始在全世界招募最優秀的煉金大師,維迪斯帝國雖然也以魔法為主要力量之一,但他們的世界并未發展煉金技術,所以幫不上忙,羅拉倒是能提供點幫助,她那個世界也存在煉金術,雖然不一定能找到煉金大師,但她提供的技術資料肯定會很有用,而更遠的新世界,那些剛剛建立“宏世界”網絡的地方,新晉的審查官們也正愁接不到提升聲望的任務,現在得到消息一個個也是踴躍報名,拼命搜集他們世界的煉金知識……

  小小的一個人偶牽動了無數世界無數人的心,我隱隱覺得,這已經不是一次普通治療了……

  最新全本:、、、、、、、、、、

看過《希靈帝國》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哪个平台有青海快三 申城棋牌客服电话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 彩经网 打麻将的技巧 排列五开奖直播现场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qq麻将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每期必出号 看股票用什么软件好 网上棋牌室 七乐彩选号技巧与规律 东方6十1走势图带连线 海南飞鱼游戏技巧 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结果 黑龙江福彩36选7开奖走势图 欢乐捕鱼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