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希靈帝國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軍團對軍團

第四百九十九章 軍團對軍團

  英靈的軍隊終于跨越了那讓他們損失慘重的重火力封鎖,進入了與我們短兵相接的距離,這些看上去來自古羅馬軍團的士兵們悍勇地呼喊著,手中鋒利的闊刃劍在空氣中呼嘯劈砍,用樸實無華但同樣致命的士兵格斗術向實力遠超于他們的強大正牌英靈們發動著悍不畏死的進攻,每一秒鐘,都會有殘肢斷臂飛起,每一秒鐘,都會有復數的英靈士兵灰飛煙滅,但在無窮無盡洶涌而來的敵潮面前,這點戰損根本不算什么。

  就連遠坂和衛宮都參與了戰斗,盡管作為人類,他們的生命遠比英靈脆弱,那些羅馬士兵隨便的一劍都有可能要了他們的命,但兩人也不是甘愿躲在朋友們背后接受保護的性格,在saber等人作為正面阻擊的情況下,遠坂利用自己的魔力彈,衛宮則用自己雖然接受了我的指導但并不甚熟練的投影魔法仿造出了一把弓箭,對遠處的敵人進行著阻擊,當然,即使是遠坂的魔力彈,對真正的英靈而言也不算什么太大的威脅,不過那些古羅馬士兵同樣不是正牌的英靈,因此兩人倒也能對付一些敵人。

  而同樣是人類,被美狄亞帶來的葛木宗一郎由于沒有遠程攻擊的技巧,近戰戰斗的話風險又太大,是美狄亞絕對不愿意承擔的危險,因此他只好留了在眾人中間,保護著伊利亞。

  “燕返!!”

  佐佐木的聲音在旁邊不遠處響起,而隨著他話音落下的,還有十幾個已經被腰斬的羅馬步兵撲倒在地,這原本是擅長一對一決斗的佐佐木不可能達到的戰果,但詭異的是,他的力量正在增強,曬竹竿上的幽能現在已經強大到可以泛出幽幽的藍光,而密劍“燕返”的攻擊范圍在這些能量的加成下成倍提高,幾乎已經可以當中程兵器使用了。

  他的力量究竟是從哪來的?

  可以說,現在所有英靈里唯一一個讓我都覺得奇怪的,就是這個雖然已經成了自己的員工,但仍充滿謎團的佐佐木了,別的不說,就他那把劍,我現在都找不到它的幽能來源。

  “焚靈打擊——腐魂感染!”

  珊多拉的力量彌漫在戰場上,強大的靈魂攻擊即使是精神力強大如英靈也無法抵擋,她每一次揮手,都會有成片的敵人因靈魂燒盡而倒下,而在我們周圍更是形成了一個半徑半公里的奪靈光環,進入這個光環范圍的敵人在不斷的戰斗中會逐漸失去理智,他們的心智一點點被珊多拉當做能源吸收掉,而恐懼,貪婪,殘忍,背叛,這些負面的情感只要有一點點種子,就會在他們的內心中膨脹到無與倫比的程度,因此戰斗中總是能看到那些前一秒還在悍然攻擊我們的羅馬士兵下一秒便會舉著刀劍對自己的戰友砍下,甚至干脆揮刀自殺,這樣詭異的現象動搖了敵人的軍心,其意義甚至比我漫天亂放的天照和虛空爆炸還要重大。

  但是不管是誰的攻擊,要說起視覺上的震撼,果然還應該首推潘多拉姐妹倆啊……

  兩個小家伙一人拎著兩門三聯裝六管光子炮,這比她們身高都多出一大截的巨型兵器發動起來幾乎讓人以為是四門火炮在自己飄在空中開火,她們身后的半空中漂浮著幾十個金屬活門,下導彈如下餃子般酣暢淋漓……

  就光那份震耳欲聾的動靜,遠坂等人就果斷地選擇了遠離兩個小瘋子一百米之外。

  他們這是還沒見識過潘多拉和維斯卡真正發瘋的樣子啊,一千浮游炮掃蕩戰場那才叫壯觀!

  耳邊傳來了音爆的聲音,渾身裹挾著血霧的維嘉如閃電般地沖鋒過來,沿途將大片敵人化成了灰燼,然后將雙刀插在地上固定身體,尾巴尖端的合金甲殼猛然張開,已經充能到快要爆炸的光子加農炮向外輻射出大片的幽能射線,利用這種短射程的清場射擊,她清空了我們身邊相當大一片范圍的敵人,然后來到了我眼前。

  “長官!”維嘉身上帶著濃濃的血腥味,那因稍顯暴露的鎧甲而裸露在外的肌膚和美艷的面龐上都染上了鮮紅的血液,讓這只高大的裝甲蝎子如同地獄的女魔神一樣兇神惡煞,“我統計了我們的殺傷數據,僅僅死亡在您的空間火炮下和珊多拉長官心靈攻擊下的步兵英靈已經達到四千余人!”

  四千英靈在過去短短的半個小時里被兩個人正面擊殺,這樣的戰果幾乎可以用駭人聽聞來形容,但假如動手的是兩個首領級的希靈使徒的話,這就只能算一般般了,這都算我和珊多拉的“常規火力”范圍,那些一擊殲星的玩意我們可不會在這里動用。

  當然,重點不在這里,重點在于……

  “四千的傷亡,但是……”我眺望著遠方,在那里,是仍然井然有序的羅馬步兵方陣,一橫列的步兵正從里面脫離出來,向我們舉起了手中的標槍。

  “但是他們似乎完全沒有減少。”

  沒錯,打到現在,對方已經戰損過半,不管怎么說他們的數量都應該明顯下降了才對,但不論是正在前列與我們接觸戰的步兵方陣,還是后面不斷補充的后備兵,這支羅馬軍團都沒有大量減員的跡象,甚至他們的后備方陣都還沒有動用。

  當然,也不是說對方就一點傷亡都沒有,只是那點減員和我們理應達到的戰果比起來,數量實在太少了。

  敵人仍然在用同時投擲標槍+近戰格斗這樣的戰術對我們發動連綿不絕的拖字訣攻擊,由于英靈化的特殊技能,這種本不合理的戰術被他們用了出來,對我們著實造成不小的麻煩,雖然在我的虛空誘爆攔截和其他人的高效率戰斗下,這兩者還未對我們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可是saber他們已經明顯地露出了疲態。

  “櫻,切換水晶圣母!”

  我想了想,轉頭對另一邊利用自己可變形的頭發發動觸手大作戰的紫發少女說道,后者雖然在一開始就投入了戰斗,但直到現在,由于我沒下命令,她都沒動用那個從威力到造型都有點規格外的戰斗姿態。

  “嗨!老板!”

  櫻樂呵呵地答應了一聲,大聲招呼自己的從者:“rider,保護好我,爭取十秒鐘的時間!”

  肋生雙翼的潔白天馬從空中降落下來,一直在外圍狙殺敵方指揮官的美杜莎翻身下馬,警戒在櫻身邊,而后者此刻已經閉上了眼睛,靜靜地站立著。

  地面上出現了藍白色的能量光環,紫發少女自身則緩緩沉入光環之中,即使是在戰斗中,遠坂和衛宮也注意到了這邊的一幕,衛宮已經隱隱猜到了將要發生什么,對有些擔心的遠坂作出了安心的神色。

  “喀拉拉……”

  伴隨著這樣一連串結晶體碎裂的聲音,剛剛吞噬了櫻的藍白色光環突然擴大了十幾倍,變成了那日水晶圣母降臨前的大型能量井,然后,在幾聲驚呼之中,懸浮的水晶巨像緩緩呈現在眾人眼前。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舒服多了……”

  櫻慵懶地用胳膊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斜斜地支在下半身的水晶平臺上,仰天打了個哈欠,召喚水晶圣母消耗的能量雖然可以通過懸浮平臺下面的幽能水晶簇來補充,但在召喚完成的一瞬間,疲憊感還是有的。

  “啊,姐姐,怎么樣?我就說過,那個摳門的外星人老板給了我一份不錯的禮物吧?”

  喂!既然都承認是不錯的禮物了就不要提摳門兩個字好不好?你跟rider當初都是簽了合同的!雖然后者那個笨蛋連著寫了五遍才把自己的名字拼對……

  “嗚哇……假如不是提前知道,我一定會懷疑你對我妹妹進行了什么不人道的人體改造的,”遠坂下意識地喃喃著,“這是什么啊!”

  你先解釋一下“不人道的人體改造”是什么中不!?

  “櫻,不要留手,大范圍釋放幽能波!”

  我大聲跟已經變成巨人的櫻說道,一邊隨手召喚了一道超時空衛星炮,立刻,又是十幾名羅馬士兵化為了青煙。

  這次,我留了個神,在消滅這十幾名羅馬步兵之后便立刻將精神力鋪展開來,仔細感受著戰場上混亂的能量。

  沒有消失,那些被殺死的羅馬士兵并沒有立即消失,而是變成了另外一種游離的能量,然后逐漸和某種彌漫在整個戰場上的能量融合在一起。

  這種融合之后的新能量似乎具備一定自主性,它們都在向著一個方向聚集,那里是羅馬軍團后備隊的位置。

  新的步兵英靈就在那里不斷重生!

  怪不得打了這么久敵人的數量卻始終沒有下降,丫全是春哥教紅衣大主教一般的人物!

  但是為什么在衛宮邸那次,被我們消滅的兩百名羅馬士兵英靈都未能重生?難道是因為現在彌漫在戰場上的這種特殊能量嗎?

  對這種似乎無處不在的能量我產生了興趣,里世界似乎存在很多表世界沒有的玩意,就連離世庭園都無法對它做到百分之百的分析,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感受著那些無處不在的游離能量,我卻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找到其來源,太均勻了,這些能量的分布均勻到了極點,在戰場范圍內,幾乎分辨不出它們的流動趨勢,而那些死亡的羅馬士兵則在這種能量的作用下不斷復活,強化,這種力量毫無疑問是他們的力量來源,而且……

  也是佐佐木的力量來源?

  我清楚地“看”到,在佐佐木身邊,這種能量呈現出了高度的活躍性,它們以遠比治療羅馬士兵更積極的態度向佐佐木匯聚著,讓后者戰斗到現在不但沒有一絲的疲態,反而越戰越勇。

  也就是說,這種能量是沒有意志的,那么它的來源很可能是——

  我抬起頭來,凝視著天上的紅月。

  能夠為整個戰場提供能量,能量分布無比均勻,而且不分敵我,唯一的可能就是那輪詭異的月亮了。

  或許是照耀著里世界的紅色月光在為戰場上的羅馬步兵們充能,也就是說,月亮賜予他們力量——聯想到一萬多膘肥體壯的羅馬步兵大叔正在以月亮的名義消滅我們,我壓力頓時山大。

  “水晶輻射!”

  巨大的水晶圣母緩緩升到了十米左右的空中,將大片藍色的光幕潑灑在戰場上,在紅月的光芒之中,這些藍色的光幕顯得是那么薄弱,但它們的效果卻是驚人的,半徑整整半公里的區域被藍光掃過,對能量生物殺傷力巨大的幽能輻射讓范圍內的所有羅馬步兵都受到了沉重的打擊,距離最近的大量步兵以排為單位地變成了水晶塑像,然后摔倒在地化為粉末,而在戰陣后方,遠離輻射中心的步兵行動速度也明顯緩慢了下來,以至于美狄亞都能悠閑地利用魔力彈一個個把他們點殺干凈。

  這一次,敵人終于出現了真正意義上的減員:被幽能污染過的羅馬步兵已經無法接受紅月的力量,原本只是靈光一現的嘗試竟然取得了這么好的效果,讓我喜出望外。

  “珊多拉!”

  我大聲招呼道,漂浮在空中的金發少女立刻降落下來,氣鼓鼓地說道:“阿俊,這些家伙怎么殺不完啊?要不要放大招?”

  “紅月在不斷復活他們,難不成你打算把那個月亮打下來?”我斜了已經有些殺出脾氣的珊多拉一眼,雖然我們并不是沒有解決這些敵人的力量,但摧毀紅月所可能引發的災難后果誰也不敢擔保,而且為了消滅一支羅馬軍隊就要摧毀一個星球,這也太浪費了點。

  “櫻的力量正好可以克制這些家伙,咱們去那邊看看。”

  我將目光投向了羅馬軍團的大后方,在那里一直有個能量反應始終沒有動過位置,假如整個軍團有個總指揮的話,無疑就在那邊。

  至于這里,我認為有潘多拉和維斯卡兩個小瘋子以及巨型炮臺櫻看著,應該不存在被突破的可能。

  數公里的距離在我和珊多拉看來約等于無,轉瞬之間,我們已經跨越了硝煙彌漫的戰場,頂著能量護盾一路沖來,在我和珊多拉身后留下的是一道寬達十米的無人區,盡管那些重步兵已經及時反應組成了密集陣列,但面對兩個首領級希靈使徒的沖鋒,脆弱的盾牌終究沒有任何作用。

  “投入后備兵!”

  在這種情況下,敵人的指揮官仍然有條不紊地發布著命令,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輕步兵整齊地后撤,而大量如同鐵皮罐頭一樣的重裝步兵則從戰陣后方迎上前來。

  能夠很明顯地感覺到,這些士兵的能量波動更加強大,甚至達到了正牌英靈的三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說,精英戰士嗎?

  我和珊多拉靜靜地懸浮在半空,平靜地看著正在逐漸靠攏的敵軍,至于那個發布命令的指揮官,早已經進入我們的視線。

  在據此大約百米遠的地方,一輛被重兵簇擁、包裹著金屬和皮革的戰車上,站立一個身材異常高大,身著飾有花紋的輕鎧,身披長披風的中年男人,和普通的羅馬步兵不同,這個明顯是軍團首領的人竟然沒有帶頭盔,那張飽經風霜而堅毅果敢的古銅色面龐如同大理石一般線條分明,一雙深陷的眼窩中,銳利的的目光直視著這邊。

  “你們不是英靈,為何參與這場戰爭?”

  那高大的中年男人沉聲說道,即使相隔了百米之遙,洪亮的聲音仍然響徹在我們耳邊,這充分證明了,在通信基本靠吼的古代軍隊中,有個大嗓門才是合格將領必備的素質。

  “你應該很清楚,在這個距離我們可以很輕松地殺掉你。”我平靜地陳述道,相信對方之前是看到過我和珊多拉那恐怖攻擊力的,難道他以為憑借身邊那些重步兵,就能擋住從天而降的天照嗎?

  甚至,假如珊多拉愿意的話,那些重步兵同時反叛,一擁而上將他分尸都是有可能的。

  “我承認你們的強大出乎我的預料,但此次響應召喚而來能如此酣暢淋漓地進行一場戰斗實屬我的幸運,紅月庇護著神圣羅馬帝國的勇士,我們可不會就此輕易地倒下!”

  “你最好看看那邊。”

  我聳了聳肩,遙遙地伸手一指后方:巨大的水晶圣像就好像暗夜中的燈塔一般醒目,大量的羅馬士兵正在她的光輝下化為晶瑩的琉璃。

  “確實,沒想到你們竟然可以在紅月下殺死我的士兵,或者今天我也將戰死在這里,”那中年軍團長聲音仍然洪亮,面對死亡全無懼色,“但是只要偉大的蓋烏斯仍然屹立,羅馬的勇士就絕對不會消亡!!我們更多的弟兄在前面等著你們!進攻!!!”

  “殺!!”軍團長的話音成為了開戰的宣言,圍攏在我和珊多拉四周的羅馬重步兵同時發出了震天的吶喊,然后利劍出鞘,踏著沉重的腳步向我們沖來。

  “勇敢的將軍,看來用精神控制摧毀你的部隊是種侮辱,那就賜予你軍人的死亡吧!”珊多拉只是靜靜地看著那已經做好赴死準備的中年軍人,纖柔的手臂在空中輕輕劃過一道發動進攻的弧線,“軍團,對軍團!”

看過《希靈帝國》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山西体彩11选五5遗漏 4399急速赛车 36选7开奖顺序 英超积分榜射手榜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规则 宏琳配资 捕鱼大师最新官方网站 大盘股一定是权重股 2020精选六肖中特 股票放量涨停好不好 可以斗牛的棋牌游戏 甘肃快3预测分析 国际棋牌官网 百度贴吧彩票论坛 快乐双彩官网 股票涨跌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