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希靈帝國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先知的噩夢

第三百三十八章 先知的噩夢

  我一邊把被潘多拉踹進墻里的西卡羅拽出來一邊詢問:“事情辦的怎么樣了?”

  黑超大叔扶正墨鏡,酷酷地一挑大拇指,牙齒和鏡片上同時閃過一道亮光:“頭兒,我辦事你放心!什么都沒查出來!”

  我猶豫了一下,然后還是決定將這個白癡踹進墻里去。

  貧窮的雙子姐妹哭喪著臉看著悲劇的盜版販子第二次被踹進墻里,對視一眼之后齊聲嘆道:“唔……這次預算又增加了……”

  沒關系,就讓西卡羅和他那幫差不多已經全部投身盜版事業的下級指揮官們來當苦力吧,你們倆就是要把花店改裝成盧浮宮我都鼎力支持。

  我交給西卡羅辦的事情,還是源于前幾天林雪過來例行蹭飯時提到的一些情報。

  很早以前我就說過,林雪簡直就是一個違背了法則而存在的麻煩聚合體,這個神奇的生物擁有將一切事情轉變成巨大的麻煩然后轉嫁他人的詭異能力,而且更要命的是,面對林雪帶來的麻煩事情,我沒有一次不中招的。

  現在我都有點懷疑那丫頭是不是被某個來自黑暗位面的大能給施加了永恒詛咒了!

  林雪帶給我的信息初聽上去相當平凡,假如放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都不會引起我們關注的興趣,更別提為此專門派一個精英級的帝**官去查探情報,但由于這信息所涉及的正是林雪本人,那么一切就朝著大條的方向發展了……

  林雪這幾天做噩夢了……

  我知道這聽上去有點扯淡,林大小姐再怎么做噩夢也不至于需要派帝**去現實世界調查事情,當林雪一臉嚴肅地告訴我這件事情的時候我也是這么想的,不過她緊接著說出的一句話卻讓我猛然警惕起來:“木頭,別忘了,我看到的是未來。”

  連續整整一星期,林雪每天晚上都會做同一個噩夢,據她的描述,夢中的世界血流成河,城市中鋪滿了倒斃的殘缺尸體,到處是被丟棄的武器和支離破碎的殘骸,就好像一場前所未有的暴亂或者說戰爭席卷了整個人類社會,她在夢中世界四處奔走,卻未發現任何一個生者……

  假如這樣的夢境僅僅出現了一兩次的話,我也不會如此緊張,畢竟雖然頂著先知的名頭,林雪卻絕對還沒有強悍到可以在夢境中解讀未來的程度,而且假如自己每天做的夢就是第二天要發生的事實的話,恐怕我們就只能去最近的精神病院找尋林大先知的身影了,因此盡管平常也做過噩夢,林雪也沒有因此而神經過敏起來,而這次她之所以如此緊張,完全是因為那個夢境連續不斷地出現,甚至一次比一次清晰,乃至于有時候她一覺醒來要花費半個小時來確認自己是不是已經回到了現實空間,如此情況讓我們的林半仙同學身心俱疲。

  剛開始的時候,我僅僅把林雪的夢境當成了某場戰爭的預感,雖然現在的地球有著和平的主基調,但人類這個種族最擅長的就是內戰,要說地球上有哪個國家即將陷入戰火正好被林雪看到也是很有可能的,那樣的事情希靈軍也沒有插手的理由了,但最近一次林雪看到的細節則讓我們不由生疑:那些倒斃的尸體不但包括了老弱婦孺在內的普通平民,而且大多肢體殘缺,傷口恐怖,怎么看也不像是單純的槍炮導致,散落的武器也五花八門,不似正規軍隊所有,與其說那是一次武裝沖突,倒更像在城市中發生了一場災難,一場人類所無法對抗,最終導致全部市民死亡的災難。

  假如是這樣的災難,我們就無法坐視不理了。

  這幾天西卡羅和另外的幾名指揮官就是在忙于搜集相關的情報,根據林雪對夢中建筑的描述,我們大致鎖定了災難可能發生的地區,然后派出了專業的情報人員,以找尋可能發生這樣災難的源頭,連泡泡也沒閑著,她一連發射了數百顆微型探測器,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掃描著全球的能量波動和生態狀態,因為根據林雪的描述,那些死者身上的傷口看上去仿佛是某種強大猛獸撕咬所致,雖然這聽起來扯淡的厲害,而且我也不相信現在的地球上會存在人類所無法對抗的獸類,不過要知道,碳基生物可是存在某種被稱為基因突變的特性的……

  這幾天來西卡羅和他手下的下級指揮官們已經連續奔波了十幾座城市,資料收集的細致程度可以說連每個下水道井蓋都沒放過,雖然我有充分的理由懷疑這個白癡僅僅是在擴展自己的盜版市場而已,但至少身為一個合格的希靈軍人,他還不至于用假情報來欺騙上級,說是沒有異常,那就真是沒什么異常了。

  莉莉娜和自己的妹妹終于成功相認,盡管一幫掉鏈子的群眾演員相當不給力,不過至少從結果上看這次認親行動還是比較完美的,現在肖凌已經回到學校上課,而平常的時候就住在我們這里,反正她家在外地,平常也是在學校住宿,現在莉莉娜還沒有把自己“死而復生”的消息傳回家中,不過姐妹倆已經商量好要在過年回家的時候一起回去說明一切,至于劉凡……你們認為莉莉娜會允許這個小受繼續留在家里礙眼嗎?

  不過至少有一點能讓劉凡松口氣,在他的不斷努力下,貌似現在莉莉娜已經默認了這個妹夫的存在了。

  話說直到現在看著高中生的肖凌對著一個一米多點的小丫頭片子低頭叫姐姐我們還是覺得充滿了喜劇效果啊……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半,林雪照例在蹭完了飯之后又死皮賴臉地留了下來參加茶會,說實話,“茶會”這種聽上去就是上流人生活的**玩意在我看來和仨倆損友晚飯吃飽喝足之后吸溜著汽水啤酒侃大山也沒什么區別嘛……

  不過要是我真的敢提溜一件啤酒過來的話恐怕即使是一向恭順的安薇娜也得暴走吧?

  晚餐之后為主人準備茶點,這是安薇娜保持下來的生前習慣,按照固執的小女仆的說法,身為“帝國的元首”、“榮耀的將軍”、“真正的貴族”,假如連晚餐后的茶會都沒興趣的話那真是一件相當掉身份的事情,敢情艾澤拉斯的貴族都這么蛋疼,連侃大山都非得找個這么閃閃發光的名頭。

  “安薇娜泡的紅茶真的只能用藝術來形容呢。”

  大搖大擺趕來蹭飯還毫無自覺地留下來喝茶的林雪此刻就安安穩穩地坐在我們對面,用完美到近乎無可挑剔的姿態品嘗著幽靈女仆的自信之作,對她做出的評價我倒是同意,別的不說,反正現在地球上你是找不到一個從十歲開始就接受家政訓練,把泡茶當事業干的專職女仆的。

  “也就是說,對那場災難你還是沒有任何線索。”

  在我旁邊,珊多拉的姿態和氣質甚至比林雪還要無可挑剔,那種女王式的優雅冷傲氣質和林雪的大小姐禮儀簡直就不是能放在一起對比的東西,從這點上說,我家女王果然穩壓某個囂張大小姐一頭啊!

  “算了,我輸了,”比拼氣質失敗的林大小姐呼地長出一口氣,原形畢露地趴在桌子上,“你這家伙是貨真價實的貴族,你們全家都是貴族,我就是一暴發戶,行了吧……”

  我點點頭:“你輸了,明天請客吧。”

  “我說你們幾個真是閑的夠嗆,好好的茶會也給攪合成這樣,唉,身為高貴的精靈一族,我真是……啊痛!”

  我習慣性地給了莉莉娜一個手刀,對這個偽蘿莉那種隨時都能放棄人類身份來給自己謀求利益的行為表示赤果果的鄙視。

  在氣質大賽中獲得了優勝的珊多拉此刻也退出了平常只會出現在外人面前的女王模式,以一秒一個的速度消滅著面前的小點心,一邊含混不清地說道:“你不是先知嗎?而且現在奧林匹斯的干擾裝置也全部被銷毀了,夢境中的災難你應該很容易就能看到吧?”

  林雪此刻也是一臉的郁悶:“你以為我不想啊?但預言能力發動的前提就是要有個被預言的目標嘛,現在我連那座城市具體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怎么預言?難不成要把全世界每一個城市挨個掃描一遍?那樣我會掛掉的……”

  “那就針對整個世界發動一次大預言術好了。”莉莉娜說的云淡風輕。

  “……你以為我真成預言之神了是吧!?那種程度的能力怎么可能存在啊!!”

  過了一會,當安薇娜沖泡的第二壺紅茶也被消耗掉之后,林雪終于站起身來,長長地伸了個懶腰之后打著哈欠說道:“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這個木頭給我抓緊時間查探消息,本小姐可是好幾天都沒睡好覺了!”

  不用她說我也能看得出來,那種渾身上下透露出的疲憊之態根本瞞不過我們的眼睛,即使是經歷過真正生死任務的林雪,在每晚都要經歷的那種整座城市血流成河,入目之處盡是殘肢斷臂的噩夢中也不可能睡得好覺,再加上她先知的能力,那些夢境的真實程度甚至能達到讓其身臨其境的地步,恐怕林雪這幾天每晚都是在噩夢中驚醒的吧?

  而且按照她的說法,噩夢并不止發生在夜晚,而是只要自己一睡覺,那種夢境就會出現,甚至最近這種情況已經惡化到了在清醒的狀態的都會看到一閃而過的幻覺的程度——事實上,她的能力已經開始暴走了,這種情況雖然罕見,但在異能者中也并非絕無先例,只是像林雪這樣嚴重的,還是第一次出現。

  盡管說起來的時候還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但林雪眼底的疲憊和一點點驚慌還是被我……好吧,事實上是被莉莉娜覺察到了。

  盡管平常不怎么對付,但怎么說也是重要的朋友,這個忙不幫不行啊。

  “今天就別回去了,留在這里過夜吧。”

  我略一思索,然后如此決定道。

  林雪立刻露出了驚悚的目光,臉上帶著騙死人不償命的紅暈,手掩胸口后跳一步:“你這個色狼想干什么?本大小姐可是個守身如玉的人!”

  “你腦子里給我想點陽光燦爛的東西好不!?”我抓狂地揪著自己的頭發,順便把旁邊正準備吐槽的莉莉娜一個手刀打至沉默,“我不就是為讓你睡個好覺嘛!”

  林雪:“?”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幾天每次都過來蹭飯而且還賴著不走是為什么,”我嘆了口氣說道,“這里的能量場能幫你屏蔽那些幻覺吧?”

  我也是剛剛才想到這一點,雖然之前也時不時地過來無恥蹭飯,但那畢竟是偶爾的事情,現在林雪卻是每天都要準點過來,甚至沒有意外的話都能硬在這里賴上大半天的時間,好幾次就干脆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著了,這樣反常的情況我自然產生了懷疑,現在看來,我的懷疑是真的了。

  毫不夸張地說,在這座大房子里差不多已經集中了整個宇宙最強大的幾個生命體,低調的生活掩蓋不了這里每個人都能瞬息毀滅一座城市的事實,即便常規的手段無法感知,縈繞在這附近的能量場之強度也是驚人的,現在看來,應該就是那種能量場阻斷了林雪暴走能力對某個目標的預言,從而解除了前者幻覺纏身的痛苦,于是我們的林大小姐就想盡一切辦法也要趕過來蹭飯了。

  只是這個倔強的家伙死活不愿意說出來啊。

  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經被人看破,林雪臉上罕見地出現了紅暈,然后一扭臉說道:“切,我才不需要你這個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笨蛋來關心呢……”

  然后我們就一起笑瞇瞇地看著逞強中的林半仙同學。

  三秒鐘后,林雪繳械投降:“不過看天色也已經這么晚了,一個女孩子趕夜路回去確實不太安全呢,不留宿不行啊……”

  “行了行了,你不解釋效果更好。”姐姐大人笑呵呵地對林雪擺了擺手,讓后者尷尬不已。

  送走了哈欠連天的林雪之后,我們也收起了玩笑,嚴肅地討論起這次的情況。

  一場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要發生的城市滅絕的災難**件,以及林大小姐的能力暴走,雖然從規模上來看無法和奧林匹斯妄圖成神的事件相提并論,但卻比后者還要棘手——奧林匹斯鬧騰地再歡,他們也僅僅是在暗世界中風起云涌而已,但假如林雪預言到的災難真的發生,死亡的卻有可能是數百萬的普通平民,而且這還是最樂觀的情況——林雪看到的只是一座城市里的情況,誰能保證這樣的災難到時候僅僅發生在一座城市中呢?

  而且林雪的能力暴走也是讓我對此事分外上心的重點,她的能力是在希靈母巢中接受了持續輻射才強化到這個地步的,當時我們也猜過這樣的強化是不是會有后遺癥,不過這么長時間的相安無事我們差不多都忘掉了當初對此的擔心,現在林雪的能力突然發生失控,我不得不重新擔憂這件事情:母巢水晶的輻射是不是會產生這樣的后遺癥?

  淺淺和姐姐的能力,是不是也有暴走的危險?

  林雪是純輔助性的預言能力,暴走起來都造成了這樣的麻煩,淺淺的時間控制和姐姐的厄運詛咒殺傷力堪稱驚人,這樣的能力暴走起來……后果我都不敢想象。

  “和林雪夢境接近的城市基本上都已經被詳細地調查過,發生滅城災難的可能性不超過百分之零點零零一,小泡泡推演了整個地球的生態環境,在近期內出現人類不可抵抗的變異野生動物的可能性約等于隕石毀滅地球,而且還是在維斯卡壁壘星攔截隕石失敗的情況下,人類內部發生的戰爭不符合林雪夢境的描述,已經首先排除,我們也考慮到了深淵能量的泄露,但說實話,幾率還不如火星撞地球大呢。”

  珊多拉頭疼不已地分析著西卡羅和泡泡收集過來的情報,向我們揭示了一個雖然皆大歡喜但也令人搖頭苦笑的現狀:地球一切正常,大災難什么的純屬造謠生事。

  可即使是珊多拉也不敢將林雪所看到的景象當成虛驚一場,這個先知大人的能力……真的很準。

  “誒呀誒呀,大家在干什么啊?為什么都這么緊張啊?叮當來的不是時候嗎?”

  正在我們為無法找出預言的根據而愁眉不展的時候,一個細聲細氣而且聽上去總是活力滿滿的聲音突然從上方傳了過來——是叮當,這個小東西終于“閉關”出來了!

  因為忙著進行一個據說在初級造物證考試中最拿分的大型試驗,已經好幾天沒在我們面前晃蕩的叮當看到大家的注意力終于集中在自己身上,立刻高興地在空中繞了個八字環,然后撲棱著翅膀落到了我的肩膀上,小臉開始在我耳朵上蹭啊蹭的。

  就這一瞬間,我便福至心靈,和珊多拉對視一眼,異口同聲:“找叮當幫忙!”

看過《希靈帝國》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850大闹天宫捕鱼官方 下载 一头一尾打一生肖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准版 福建体育11选5 正规网上兼职网赚钱 财惠赚配资 重庆十分开奖走势图 不用流量的斗地主游戏 山东商票理财平台 上海快3开奖500期 天津麻将规则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 广西快3官方开奖结果 江苏七位数第2ooo5期 一分钟开奖投注手机app 北京pk赛车是福彩还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