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希靈帝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霧水啊霧水

第二百二十九章 霧水啊霧水

  “名字,哥哥,給我個名字……”

  眼前有些神經不正常的女孩仍然在一次次重復著自己的要求,而我則將求救的視線投向淺淺。

  淺淺表示……好吧,她干脆裝作沒看見。

  嚴格來講,現在站在我面前的這個斗篷娘應該是我們的敵人,而且她還不止一次地偷襲了我們,現在趁著對方沒有防備我應該抓緊機會打倒她才是正常的,但我卻完全下不去手,不僅僅是因為這個女孩和潘多拉一模一樣的外表,也不僅僅是她可能和潘多拉之間有著莫大的關聯,還有一個原因:我不忍心,甚至對她有了一絲的同情。

  換做是誰,只要是個人格基本完整的正常人,面對一個哭泣著不斷地叫自己哥哥的少女,也不可能下得了手吧?

  而且,看著這個小女孩那無助而期待的目光,其中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作假成分,連一旁已經冷酷化的淺淺都裝著在看風景,我又如何可能下手?

  不知為何,我心中還隱隱有一種預感:這個女孩不是壞人,也不應該被我傷害,她將來一定還會和我們有更多的交集……

  好吧,既然上一章我已經榮幸地成為了預感帝,那么,我決定相信自己那神奇的第七感。

  “名字啊,我想想,你等一下啊……”

  我安撫著對面已經有些急躁眼看就要再次陷入瘋狂的女孩,一邊開始真的思考起名字來,聽到我的回答并且看見我真的開始思考,小女孩竟然不可思議地平靜下來,并且用充滿期待的目光看著我,那眼神,真的好像是等待著從哥哥手中接過禮物的小妹妹一樣,我不由得詫異:這家伙真的把我當成是她的什么哥哥了?

  難道我那悲劇的奶爸光環和父愛力場還有進化能力,現在竟然都發展出了哥哥光環這種神奇的東西?

  咳咳,又跑題了……

  “阿俊?”

  聽到我的話,淺淺明顯有點發愣,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透漏出“你還真打算幫這個來歷不明的家伙起個名字”這樣的信息。

  “反正又不費什么事,而且我總覺得這個女孩有些值得我在意的地方……”

  我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感覺,同時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假如是平常的淺淺,恐怕早就做出和我一樣的決定了。

  淺淺看了我一眼,然后轉過頭去謹慎地盯著對面那個偶爾瘋癲偶爾正常的斗篷娘,順便不咸不淡地拋過來一句話:“阿俊,家里的蘿莉已經夠多了……”

  ……你就不能想點陽光燦爛的事嗎?

  “要不……叫潘多拉二號?”

  淺淺:“你憋了五分鐘就想出這么個名字!?”

  ……好吧,看那個女孩臉上的神情我也知道,這個名字的可行性是不存在的。

  不過說實話,給人起名字確實不是我的專長,當初給潘多拉起個“潘莉莉”的假名都差點讓我的大腦超載,現在又要給一個我幾乎不認識的女孩起名……

  要是泡泡在這里就好了,當然,我不是說泡泡起名字的水準就能高一點,而是因為那家伙是個可以把“小泡泡”這樣囧囧有神而且毫無水準的名字自信滿滿地說出來的奇才,讓她起名的話,最起碼尷尬是不會出現的……

  “實在……那什么,維斯卡這個名字怎么樣?”

  絞盡腦汁地想了半天,我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這么一個不知道在哪里看到過的名字,然后順嘴給說了出來——這充分證明了,本書的主角在平常的行動中其實很少有經過腦子的時候……

  連淺淺都好奇地看著我,不知道這個古古怪怪的名字是怎么冒出來的,但是你看我也沒用啊,連我都不知道這個名字和眼前的女孩有任何的聯系的說……

  但是盡管我和淺淺都認為這個好像是隨隨便便組合起來的名字好不到哪去,我們眼前的這個瘋癲女孩卻似乎很高興的樣子,只聽她低低地重復了兩遍自己的新名字,然后那雙血紅色的貓瞳竟然一下子變成了明亮的金色,然后她就好像一個剛剛得到心愛玩具的五歲小女孩一樣發出了和剛才她那種兇悍樣子完全不挨邊的“咯咯”的歡笑聲。

  “維斯卡!維斯卡!哥哥,我叫維斯卡!”

  眼前的小女孩開心地叫著,幾乎要在原地蹦起來,然后我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得眼前一道黑影閃過,脖子便被用力地抱住了。

  好快的速度!

  “想讓自己的尸體更完整一點的話就給我立刻離開!”

  淺淺那宛若千年寒冰一樣的聲音幾乎在同時響起,同時帶著一點點幾乎不易察覺的悔恨——她在恨自己剛才為什么沒有早一步反應過來,竟然讓戀人陷入了這樣的危機,雖然那個瘋子的速度確實驚人,但掌握了時間力量的自己竟然完全沒能作出反應……

  聽到淺淺的話,我就知道壞事了,現在的淺淺可不是平常那個活潑善良的普通少女,假如不是擔心傷害到我,恐怕她早就對現在我脖子上這個瘋癲女孩下死手了。

  “等一下,淺淺!”我突然出聲阻止了已經開始積攢力量的淺淺,“她沒有惡意!”

  她更沒有傷害我的能力——這句話是我通過精神連接傳達給淺淺的,我最擅長的殺招,精神干涉,利用精神力干涉一切形式的能量流動或物質演變,即使是瓦利瑪薩斯那樣的惡魔首領,在我的精神力干涉下也將成為一個連豬都打不過的廢物,而現在,我的精神力已經在無形中滲入了我周圍的空間,在這片空間里任何對我有敵意的能量或物質變動都將被強行終止——絕對是比圣騎士的雞蛋殼還要無敵的無敵技能,最起碼雞蛋殼還有被魔法驅散的可能,而我的這個精神干涉力場卻是能連“驅散術”都可以干涉掉的犯規技能……

  “哥哥!哥哥!我不是潘多拉了!我是自己了!我現在是我了嗎?”瘋瘋癲癲的女孩幾乎將自己整個身子都吊在我的胸前,完全是一副興奮不已要和哥哥一起分享快樂的小妹妹模樣,如此的發展讓我完全反應不過來,當然,更讓我反應不過來的是對方那九曲十八彎翻譯老半天之后仍然讓我一頭霧水的話語,但是很快,眼前還在歡笑著的小女孩臉上歡喜的神色卻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悲哀,“可是……還有好多……好多潘多拉……大家都醒過來了……大家互相廝殺……好多潘多拉死掉了……”

  完蛋……她又瘋了……

  或許這家伙干脆就沒有清醒過來的時候?

  我被緊緊地抱住,腦海中胡思亂想著,同時對這個可能是敵人的女孩感到更加驚奇,明明剛才還能不分青紅皂白地攻擊我們,現在竟然真的一點戒備都沒有地窩在我的懷里哭泣,她的腦子里究竟是怎么運行的?

  至于她那混亂而瘋癲的話語所透漏給我的信息,我也并非完全當成是瘋人瘋語,盡管那些描述根本沒有任何邏輯可言,但她能不止一次地提到“潘多拉”和“很多”,這就證明她和潘多拉之間真的存在極深的羈絆,而我那個總是默默無語的妹妹,肯定也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可惜的是,從這個瘋子女孩口中得到有用信息實在是太困難了。

  不過盡管困難,我還是想試著和她交流,現在我已經大致猜到了和她打交道的準則,那就是——把她當成妹妹,真的用一種哥哥的語調來和她說話。

  “那個……維斯卡啊,哥哥有話要問你……”

  我醞釀半天,終于找到了一點哥哥和妹妹說話的感覺,也幸好眼前的少女擁有著和潘多拉一模一樣的面容,否則這點感覺還真不好找。

  “?”

  瘋癲的少女抬起頭來,露出一個萌萌的好奇表情——恩,這一點比潘多拉那個小冰塊可強太多了。

  “哥哥想知道,你這次過來是為什么?”

  “我要把哥哥搶回去!我要把原本屬于我的東西都從那個潘多拉身邊奪回來!”

  小女孩如此堅決地說著,神色間的瘋狂竟然一掃而光——她是認真的!

看過《希靈帝國》的書友還喜歡

全民千炮捕鱼怎么刷金 赛岳恒配资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平特一肖研究规律 学生网上兼职赚钱日 福州麻将教学视频 上海时时乐开奖控 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管家婆开奖结果 最近有什么股票大跌 九游棋牌大厅安卓版 河南快赢481 股票配资怎么接代理 管家婆二码二肖免费资料 福建快3开今日开奖号码表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qq麻将游戏大厅